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聊斋故事:柳树精

2022-5-12 14:24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350| 评论: 19

豫州的樵夫施良怙恃早逝,贫无立锥,年近三十未娶,单独一人住在村口陈旧的茅舍里,逐日都至山上打柴,再挑到集市上去卖,换点小钱委曲生活。



有一天,他又至山上打柴,下山时,已至薄暮之时,他挑着担子晃晃荡悠的走着。
过了会,累的满脸大汗,气喘吁吁的,遂停下来休息。
可是片刻后,天快黑了,忽然看到前面有个“女子”在树下舞蹈,舞姿优美,如同仙女下凡。
施良从未见过如此美貌如花的女子,聪慧呆的看着,心里想着,自己如果有个这样美貌的妻子,今生无憾了。
过了会,那“女子”忽然消失。
施良仍然呆呆看着那棵树,恍若梦乡,期待女子再现。
可那女子再没有现身,他不死心,又等了会,入夜了,女子仍然没有出现,只好遗憾的挑柴离去了。
回抵家里,想着那女子优美的舞姿,美若仙人的容貌,很是喜好,想着这深山老林里怎会有女子呢?痴心妄想的一夜未眠。
第二天,早夙起来去了山上,可他无意打柴,只是打了一点柴,便坐在树下刻舟求剑,期待女子出现。
可是一向等到黑天,那女子没有出现,他失流浪过,只好没精打采的回家了。
回抵家里,饭都没吃,躺在床上痴心妄想,那女子究竟是什么人呢?看她穿着富丽,不像是村野门户家的女子。
他想了很多很多,至拂晓时,方睡曩昔。
尔后,连续数天,他都坐在那棵树下,等女子出现,可是一个月曩昔了,那女子都没有出现,他终意气消沉,不再期待了,只是昏昏噩噩的过日子。
过了很久,精神才好点。
有一天,他打完柴,预备挑柴下山,忽然眼前一亮,那“女子”又出现了,在树下翩翩起舞,婀娜多姿。
施良看的目瞪口呆,不由得拍手大呼一声好。



那“女子”听罢,忽的停止舞蹈,呆呆看着他。
施良忙厚颜至前,学着念书人的样子见礼道:“鄙人施良!刚刚看姑娘舞姿优美!一时兴起,方打搅到姑娘!请多多包容!”
那“女子”听罢,却是风雅的莞尔一笑道:“无妨!你如此这般辛劳能干!家中日子一定过得很殷实吧!”
施良听罢,苦笑着摇点头道:“不怕姑娘笑话!我家境清贫!能温饱!已足矣!至今还未结婚”言罢,叹息一声。
那“女子”听罢,嘻笑道:“令郎如此这般勤劳能干!日子渐渐会好起来,娶妻仍然不难!”
施良听罢,大着胆子道:“如若姑娘嫁给我!我定会加倍勤劳能干!日子自然渐渐好起来!”
那“女子”听罢,居然害羞答应下来。
只是她提出条件,她不喜好和人打仗,过那种群居生活,让施良和她在山里住下来。
施良听罢,如获珍宝,兴奋至极的答应下来。
那“女子”约他明日在此相见,忽的消失。
施良冲动的满身战栗着,竟忘了挑柴,回抵家里,躺在床上,冲动的辗转反侧睡不着,一夜未眠。
第二天早上,他起来什么也不愿意干,盼望着赶紧到薄暮之时,好去见那女子,好不轻易煎熬的盼到薄暮之时,他火烧眉毛的上山。
发现女子已经在等着他,顿时又惊又喜,冲动万分的曩昔。
那女子笑吟吟的带着他走进深山老林里,不大会,眼前现一木屋,走进去,屋里安排包罗万象,很是齐全。
木屋前面,有个厢房,里面有几个大瓮,里面都是食粮。
把施良看的目瞪口呆,恍若梦乡,感受自己在做梦一样。
尔后,两人做了夫妻,夫妻恩爱,结婚后,施良才晓得女子名叫柳娘。
尔后,施良天天除了砍柴,又在山里拓荒种地,种了很多水果蔬菜,日子过得越来越好。
夫妻俩相敬相爱,形影不离。
几个月后,久久看不到施良人影的村民们和见礼的表弟很是希奇。
他的表弟四周寻觅他,未果,很是希奇,这么大的活人生不见人,死不见尸,就这样没了,遂报官。
可官府出动听马,一番寻觅,未果。
却说施良,在山上和妻子过着温饱不愁,甚是舒服的生活,时候长了,有点驰念家人。
他没有此外亲人,只要表弟这个亲人了。
妻子看出他全日闷闷不乐,叹息说:“原本以为和你做了夫妻,你会和我长相厮守!一向到终老!可你还是惦念你的亲戚们,既然如此,那你就回去看看吧!”
言罢,眼睛红红的垂头抹眼泪。
施良听罢,很是兴奋,忙吃紧拿了一些家中的食粮,火烧眉毛的下山。
柳娘呆呆看着他的背影,黯然神伤,叹息不止。
那施良背着食粮,疾步如飞的哼着小曲,兴奋至极的走着。
出了山,他走了很远,到了黑天赋到村子。
心里悄悄希奇,旅程怎样变得这么远了。
到了表弟家的门口,吃紧叩门,堂弟出来翻开门,看到是他,又惊又喜,忙把他迎进去。
火烧眉毛的询问他去了那里?也不说一声。
施良把经过奉告,也是家境清贫,三十未娶的表弟听罢,很是恋慕妒忌恨,缠着他要看看新嫂子。
施良看着他的样子,心里很是自得,答应明天带他进山。
兄弟俩很久不见,相谈甚欢,到了很晚才安息。
第二天,施良带着表弟去山里。
到了那边,看到美若天仙的柳娘,施良的表弟傻了,呆若木鸡,万万没想到,人间竟有如此美貌的绝色女子。
这傻乎乎的施良,居然娶了这么一位仙女般的妻子,顿时恋慕妒忌恨,酸酸的,心里很能否是滋味。
那柳娘看到他贼眉鼠眼的高低端详着自己,很是反感,垂头见礼后,便进入内室去了。
施良拿起酒席招待他,两小我推杯换盏,豁拳行令,吃喝纵情,不大会,便有了醉意。
施良看到表弟醉了,摇摇摆晃的,不安心送他自己回去,送他回家。
走在路上,堂弟醉眼朦胧的,道嫂子容貌俊美!不像普通的人!既然在山里碰到的,不是鬼!即是怪!让他谨慎!如若否则,等到命没了!就晚了!
施良听罢,回忆一下,感觉有理,很是惧怕,询问他,怎样晓得她是鬼?还是怪?
表弟想了想,让他明天在山下等着自己,自己有法子让她现真相。
施良赶紧答应下来,回抵家里,怎样看妻子都不像人,很是惧怕,闷闷不乐。
柳娘目击此景,语重心长的对他说道:“看你表弟贼眉鼠眼的不像是良辈之人!你要谨慎才是!”
施良听罢,冷静无语,柳娘再没有措辞,伺候他躺下了。
可施良相信堂弟的话,不敢入睡,翻来覆去的睡不着。
柳娘也是黯然神伤的冷静无语。
第二天早上,施良撒个谎,便去山外接表弟,只见表弟带着一个盆子,上面盖着一块布,也不晓得里面怎样是什么工具。
询问他,表弟笑而不答。告诉他,到了他家,就晓得了。
到了施良家,那柳娘看到他又来了,很是不悦,欲回屋里。
忽然间,说时迟,那时快,只见施良的表弟忽然拿出那快布,把盆子里的黑狗血极快喷在柳娘身上。
那柳娘顿时花容失容,惊慌失措的凄厉大呼一声,忽的消失,眼前竟现一棵柳树,已经枯萎了,不大会,渐渐死去了,酿成了枯木。
“本来嫂子乃是这柳树变的!柳树居然成精了,表弟大笑道。
而此时的施良,忽然五味杂陈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把表弟送走后,他没精打采,很是失流浪过的返来,大惊,那昔日温馨舒适,布满欢颜笑语的木屋已经消失了,只要那块菜地还在,绿油油的长势喜人。
他呆呆的看着,恍若梦乡,不晓得自己该去往那里?
呆呆傻傻的在那边坐了几个时辰,只好下山,昏昏噩噩的回到本来陈旧不胜的茅舍里,规复本来一无一切的日子。
常常看到柳树,他就想起和柳娘在一路时的美好生活,心里很是辛酸,何等想回到之前的日子,可时光不能倒回!悔之晚矣!他过着贫苦孤独的日子,一向到终老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上一篇:聊斋志异之——《香玉》

下一篇:聊斋故事:鬼压床

sitemap.txt | sitemap.xml | sitemap.html 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助梦故事网 ( 湘ICP备19018941号-1 )

GMT+8, 2022-5-28 15:48 , Processed in 0.223143 second(s), 36 queries 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