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官方故事:稳婆去接生,路上见刺猬难产,她举手之劳救了自己

2022-5-13 01:48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99| 评论: 12

宋代元丰年间,开封府一个偏僻的小村子里,住着一个稳婆,姓元,大师都叫她元大姑。
元大姑是方圆百里著名的稳婆,不但是她的接生技术高明,她还是一个乐善好施之人,麻烦人家生孩子,她历来不收钱,偶然还会给人家留下银钱,让产妇买些补品养身子,所以大师对她都很恭敬。
元大姑是个大善人,可她现在四十多了,仍然是孤身一人,没有丈夫,就更谈不上孩子了,村子里老人说,元大姑是逃难来的。
她来的时辰才十八九岁,年轻时的元大姑身段修长,面若桃花,很多男人都痴迷她的美色,可她都不为所动,所以致今没有结婚,但她不愿意嫁人的缘由却不为人知。



很多人都猜测说元大姑能够是忘不了自己之前的情人,也有人说她能够有隐疾,还有人说元大姑想把自己的平生都献给接闹奇迹,不想受家庭拖累,但具体是什么缘由,只要她自己晓得。
一日早晨,元大姑刚起床,就看见一个男人走进院子,说道:“元大姑,我妻子要生产了,你赶紧跟我去一趟吧!”
来人她熟悉,就是邻村的黄大林,黄大林的媳妇李氏都生了五个女儿了,家里穷的是叮当响,每次元大姑除了免费给她接生外,还会救济他家一些银钱大概吃食。
元大姑说道:“你等一下。”说着就去拿了一盒点心和一包红枣,这是她给县城刘员外的小妾接生时,人家送给她的,她想自己一个健康的人也吃不着,就想拿着去给黄大林的媳妇吃。
二人一前一后,吃紧忙忙地朝黄大林家里走去,来到黄大林的家里,只见他的母亲王氏拿着棍子正在打她的几个孙女,一边打一边骂道:“生了一群赔钱货,净浪费食粮,饿死你们得了。”



王氏看见元大姑来了,就停止了打骂,驱逐上来说道:“元大姑,阿谁赔钱货在床上呢?不晓得此次能不能生个带把的。”
元大姑就看不惯这个王氏,她来这个家接生五次了,每次生下来一看是个女娃,她就会破口痛骂自己的媳妇不争气,生的都是赔钱货。
元大姑没有理睬王氏,就快步走进了屋里,当她看到床上岌岌可危的李氏时就吓了一跳,赶紧叫王氏烧热水,自己上前检查产妇的身材。
此时产妇的宫口大开,孩子的一只脚已经露在了里面,看来这孩子胎位不正,是倒生,这个时辰已经没法再改正胎位了,时候就是生命,元大姑不由分说的挽起袖子,把热毛巾搭在产妇的肚子上,一只手插进子宫,就把婴儿拉了出来。
孩子出来以后,已经憋得鼻青脸肿,都不会哭了,元大姑抓着孩子脚脖子,让她头朝下,啪啪在他屁股上打了两巴掌,那孩子才发出微小的哭声。



床上的李氏脸色苍白,有气有力,元大姑说道:“我拿来的有红枣,赶紧煮一碗红枣水让她服下。”
黄大林拿起那包红枣正要出门,却被王氏叫住了,说道:“慌什么,你先过来看看是男是女。”说着就抢走了元大姑手里的孩子。王氏一看,老脸顿时拉了下来,抱着孩子,拉着黄大林就出了房门。
元大姑看着进来的母子俩,就要叫住他们,却看到床上的产妇面青唇白,岌岌可危,她也顾不了那末多了,就抓了一把枣子跑到灶房,生火煮了一碗红枣水,赶紧喂产妇喝下。
产妇喝下红枣水,苍白的脸上才有了一点赤色,她徐徐地展开了眼睛,元大姑见她醒来,也就安心了,她这才想起适才被抱走的婴儿。
她晓得那母子二人重男轻女,忽然感受赴任池劲,那孩子有危险,因而就快步走出了房间,就看到黄大林蹲在墙根浩叹短叹,而王氏和刚生下的女婴却不见了。



元大姑诘责那黄大林,孩子去那里了?黄大林也不作声,元大姑就急了,一把就把他拉了起来:“快带我去找孩子!”
黄大林眼圈泛红,说道:“孩子生怕已经死了。”
“什么?”元大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吼道:“那可是你的亲生孩子,走,快带我找去!”元大姑想,那王氏必定是要把那婴儿害死,就一刻也不敢迟误,拉住黄大林就走。
黄大林就带着元大姑就来到了一片乱坟岗,看见王氏正在往一个土坑里填土,元大姑就跑了曩昔,一把夺过王氏手中的铁锹扔在一边,赶紧用是双手去扒坑中的土,很快就把阿谁小婴儿给扒了出来。
元大姑一看小婴儿脸色发青,口唇发紫,赶紧就对着嘴做起了野生呼吸,好一会,孩子才发出微小的哭声。
黄大林都傻傻地站在那边看元大姑做着一切,听到孩子哭声的王氏才反应过来,愤怒说道:“家里有一群赔钱货,这又多一个,早晚也是饿死,还不如早死早超生。”



元大姑把孩子抱在怀里,愤怒道:“你是孩子的奶奶,你怎样这么狠心呢?她可是一条人命啊!”
王氏说道:“有什么奇怪的,一个赔钱货和阿猫阿狗有什么区分?”
元大姑没有接王氏的话,而是看着黄大林说道:“你是一个汉子,还有没有一点担任,作为孩子的父亲,就忍心看着她被生坑而死?”
黄大林满脸惭愧,也不作声,蹲在地上呜呜地哭了起来,王氏一看儿子这样,就骂道:“没前程的工具,有啥好哭的。”
然后又对元大姑说道:“你如果不幸她,你就把她抱走,归正我们黄家是不要了。”王氏说着,一手扛起铁锹,一手拉住黄大林就回家去了。
元大姑看着怀中的小婴儿,眼里蓄满了泪水,这黄家母子是不筹算要这孩子了,假如送回去,早晚会失事,因而她就把孩子抱回了家中。



村子里的人听说元大姑抱返来一个女婴,都纷纷上门来看,谁也没有问这女婴是那里来的,由于大师都晓得元大姑心善,必定是谁家生的女孩多不要了,她见孩子不幸就抱了返来。
元大姑干接生,非论白天夜晚,只要有人来找,她就得去,家中一个小婴儿就没人照看,四周的邻人经常获得元大姑的救济,所以元大姑进来接生的时辰,邻人们就会自动来帮助她照看婴儿。
眨眼十几年曩昔了,当初的阿谁小女婴也长到了十五六岁,元大姑给她取名元婴,元婴边幅标致,而且灵巧懂事,在家里帮助元大姑洗衣做饭,也经常帮助村子里的孤寡老人干些力所能及的活,大师都夸元婴和她娘一样善良,还说谁如果娶了元婴就有福气了,说的元婴小脸泛红。
一日午时,元大姑刚吃完饭,就被一阵急促的拍门声惊醒,她翻开门一看,就看见一其中年人,这人看起来很陌生,不是四周村子里的人,由于元大姑经常接生,十里八乡的村民她虽然叫不著名字,但也很面善。



那人说道:“元大姑,我妻子要生产,请你走一趟。”
元大姑问道:“你是那里人?”
那中年男人说道:“我叫白子桦,在城东的白庙村。”
元大姑一听这城东离这里有几十里,就不敢迟误,给女儿元婴交接了一声就出门了。
白子桦走在前面,脚步慌忙,元大姑一路小跑地跟在前面,到城东要经过县城,县城的门路双方摆着很多摊位,卖什么的都有,很是的热烈。
正走着,元大姑看见路边一个摊位上围着很多人,有人说道:“这只刺猬真大,买回去可以做药材。”
有人说:“这么大的刺猬还是第一次见,都快成精了。”
阿谁摊主说道:“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大刺猬,绝对是上好的药材,错过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,谁出十两银子我就给谁。”



元大姑晓得刺猬是有灵性的动物,就要走曩昔看,却被阿谁白子桦拉住了,说道:“元大姑,我妻子还在家里等着呢,快点。”
元大姑说道:“刺猬和人一样,都是一条命,我明天看到了,就不能漠不关心。”
元大姑已经挤进人群,就看见识上放着一个大铁笼子,笼子里有一只脸盆那末大的刺猬,这么大的刺猬她也是第一次见,估量年龄也不小了。
她正想着,忽然那只刺猬昂首看着她,眼里似乎有水光在明灭,刺猬虽然不能像人一样措辞,但他们也是有感情的,元大姑发现那只刺猬的肚子很大,按照她的经历来判定,这只刺猬肚子有崽子。
女子本弱,为母则刚,这句话不单适用于人类,一样适用于动物界,元大姑心善,怎样忍心漠不关心呢?这可是一尸两命啊!



元大姑快步走到摊主身旁说道:“这只刺猬我要了。”
阿谁摊主笑容可掬地端详着元大姑,说道:“好,十两银子。”
元大姑摸摸衣服兜里,取出二两碎银子,然后把自己的金耳饰也取下来给了阿谁摊主,摊主拿着银子,又把耳饰放在嘴里咬了咬,很是满足,笑着说道:“我用绳索给你绑好,你提着回去,这可是上等的补品啊!”
元大姑说:“不用,我抱着就行。"说着抱起刺猬就走了。
白子桦说道:“赶紧快点吧!我妻子不晓得怎样样了。”元大姑抱着一只大刺猬跟在他死后,一路小跑的朝城东而去。她想出了城,找个没有人的地方,把刺猬放生。
很快,二人就出了城,走到一片密密层层的山林处,此时的元大姑已经累得满头大汗,两腿颤抖,就问道:“还有多远?我实在是走不动了,不如坐下来歇一会再走。”说着就座在了路边。



她把刺猬放在地上,说道:“赶紧走吧,今后出来要谨慎点,不要被人类看见了。”那只大刺猬趴在地上不动,元大姑一看,刺猬要生产了,看着很疾苦的样子,似乎是难产了。
元大姑赶紧就用手悄悄鞭策刺猬的肚子,纷歧会,就生出了三个小刺猬,元大姑把刺猬母子放进草丛里,说道:“歇一会赶紧走吧!”。
白子桦就敦促道:“元大姑,这可是人命关天啊!快走吧!”元大姑未尝不晓得是人命关天,可她已经走了四五十里了,两只腿就像是灌了铅,实在是走不动了。
歇了一会儿,就又起头赶路,白子桦走在前面,元大姑一路小跑地跟在前面,可越走越差池劲,走着走着就走进了山林里,前面已经没有路了,男人还在继续往前走。
元大姑感觉蹊跷,就不想再往前走了,白子桦似乎发现了她的心机,就回头拉着她的胳膊,用力扯着她往前走,她想甩都甩不开。
穿过密林,就是一人多高的芦苇荡里,又走了几个时辰,终究走出了芦苇荡,就看见眼前有一座大山,白子桦又拉着元大姑爬山,终究在一个半山腰看到了一处大宅子,走了一下午,此时天已经黑了,元大姑累的是精疲力尽。



白子桦带元大姑走进院子里,院子里阴森森的,有一股砭骨的寒意劈面而来,她禁不住打了一个寒战,脑子瞬间苏醒了很多。
元大姑看见院子四周都挂着白灯笼,心中一惊,这是生孩子,又不是办丧事,应当挂红灯笼才对啊!
她从院子里的花坛经过,看见花坛里开着红色的菊花,还发出诡异的蓝光,这么大的宅子,怎样没有看见丫头家丁呢?正疑惑着,白子桦说道:“到了”。
元大姑就随着他走进了屋里,屋子里的灯光昏暗,隐约看见一个白衣女子躺在床上,捂住肚子喊痛,旁边一个身穿白衣的丫头急得团团转,不知若何是好。
元大姑上前检查女子的肚子,说道:“孩子太大,难产了,赶紧端热水过来。”阿谁丫头就进来了,一会儿就端来了一盆水。
元大姑一看这盆水是红色的,手放进去黏黏的,还有浓浓的血腥味,就更证实了自己心中的猜测。



实在在芦苇荡里的时辰,元大姑就发现这个白子桦差池劲,密密层层的芦苇底子就绊不住他,似乎是从他身子里穿了曩昔,芦苇荡里很湿润,他脚上居然没有沾泥,那时她想逃窜,可被他拉住没法脱身。
适才在院子里又看到红色的灯笼和红色的菊花,她已经判定这里是鬼魅之所,不外她想,只要这鬼魅不害她,她就伪装没有看出来,她对白子桦说道:“你进来一下,我要起头接生了。”
那床上的女子听到这话,大呼道:“子桦,还不赶紧脱手!”
元大姑一惊,回头就看见阿谁白子桦暴露了青面獠牙,正要向她扑过来,她情急智生,从怀中取出一把黄豆就朝那男人撒去,全部宅子就酿成了一片乱坟岗。
白子桦惨叫一声就规复了人形,继续朝元大姑扑过来,床上的产妇喊道:“快杀死她,我们只要喝了她的血,我们一家人便可以新生了。”
白子桦又酿成鬼魅的样子,手上长出了长长的指甲,朝元大姑的脖子掐去。
元大姑又抓了一把黄豆撒了曩昔,白子桦惨叫了一声, 前进几步。
元大姑说道:“我与你们无冤无仇,你们为啥要加害我?”
那女子嘲笑一声说道:“明天就让你死个大白。”因而就说出了其中的缘由。



就在两年前,县城里三十多岁的刘员外,娶了个十八岁的小妾,名叫阿朱,阿朱身段妙曼,朱唇皓齿,眉眼如画,长得美若天仙,刘员外对阿朱也是疼爱有加。
实在,阿朱没有嫁给刘员外之前已经有了婚约,她的丈夫就是白子桦,二人都是麻烦身世,这门亲事是她小时辰怙恃定下的,后来怙恃归天,哥嫂为了钱,把她卖给了刘员外,所以她对刘员外的示好并不领情。
阿朱嫁给刘员外不到一个月就发现自己怀孕了,她就偷偷去告诉了白子桦,他们原本想一路逃走的,但想到阿朱已经怀孕,手里又没有盘缠,因而就想着先攒些钱再走。
阿朱怀孕的事很快就被刘员外晓得,那刘员外还以为是自己的骨血,对阿朱是各式疼爱,而阿朱心中却很忐忑,她想,如果孩子生下来后被刘员外发现不是他的,她和孩子城市遭殃,还会扳连白子桦。
二人攒了一些银子后,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,阿朱和白子桦就相约逃走,成果被刘员外捉住了。



刘员外就让人把白子桦打死以后扔进了枯井里,然后把阿朱扔到了荒郊外外,由于惊吓过度,她肚子就剧烈的疼痛,最初一尸两命,曝尸荒原。
白子桦和阿朱死了以后,二人就在何如桥碰头了,由于有很深的怨念,他们又一路返返来了,去找刘员外报仇,但她们没有什么鬼道,对阳气兴旺的刘员外底子没法靠近。
他们的鬼魂在刘家宅子里晃荡的时辰,就看到刘员外的妻子身怀六甲,就决议对她妻子动手,二人商量,等刘员外妻子生产的时辰再脱手,让她一尸两命,让那刘员外也试试痛失亲人的滋味。
在期待刘员外妻子生产的时代,他们就专心修炼鬼道,也有了一些法力,过了几个月,刘员外的妻子的产期已到,他们就用法力阻止那来前来投胎的灵魂,灵魂没法进入到刘员外妻子的身材,孩子就迟迟生不下来。



妇人生不下孩子,痛得几度晕死曩昔,眼看就要一尸两命了,刘家的下人带着元大姑仓促赶到,由于元大姑做的好事多,堆集了厚厚的阴德,身上有灵气加持,也算是半仙之身,她一出现,白子桦和阿朱的鬼道就失灵了,那投胎的灵魂就乘隙溜走,跑到了刘夫人的体内,那孩子就生了出来。
二人的罪行计划由于元大姑的出现而没有得逞,是以怀恨在心,这一年多的时候里,他们就专心修炼鬼道,喝动物的血来提升法力,为的就是找元大姑报仇,他们又听说,像元大姑这样的善人,只要喝了她的血便可以新生了,因而他们就把她骗了过来停止加害。
白子桦说道:“不要再与她空话了。”说着鬼爪子又伸向了元大姑的脖子,阿朱也起头对元大姑倡议打击。
虽然元大姑身上有灵气加持,但此时的白子桦和阿朱的法力已经经过喝动物的血提升了很多,他们联起手来还是可以委曲压住元大姑体内的灵气的。



元大姑见二鬼魅一路围攻,左右躲闪不及,眼看那长长的指甲就要插进她脖子时,一只大刺猬忽然冲进屋里,刺猬的身子瞬间变高变大,最初酿成了一个鹤发老太,那老太甩动手中的佛尘,把两只鬼魅甩到了十米开外。
二鬼魅一看有人挡道,就大发雷霆,酿成青面獠牙的样子,一路扑向那鹤发老太,老太伸出一只手,手中就出现俩团火,瞬间把二鬼魅点着,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。
他们被大火焚烧,疼得哇哇直叫,眼看就要灰飞烟灭了,忽然就出俩个鬼差,把他们身上的火熄灭了。二鬼魅一看到鬼差,就赶紧跪地讨饶 ,鬼差说道:“大胆孤魂野鬼,你们为何迟迟不到九泉报道,还在这里害人?”
二鬼魅说道:“我们二人死的冤枉啊!所以不愿意去九泉,我们要报仇雪恨。”
鬼差说道:“冤有头,债有主,你们有什么委屈就到九泉说去。”说着就把他们带走了。



元大姑见二鬼魅被带走,心中很不是滋味,是那刘员外害了二人,才让他们命丧黄泉的,现在他们才酿成厉鬼加害于她,这真是不法呀,适才要不是刺猬实时出现,她能够已经被鬼魅杀死,元大姑赶紧向眼前的老太叩谢。
老太道:“我本是修炼百年的刺猬,昨天几个孩子在外顽耍,不谨慎掉进了猎人的圈套,我为救出了孩子们,却中了那人的计,你心善救了我,又帮助我接生,我是来报恩的。”老太说完就消失不见了,而此时的元大姑也已经躺在自家的床上。
一天夜里,天快亮的时辰,元大姑忽然看见白子桦和阿朱跪在她眼前,说请她谅解,他们已经晓得错了,不应把冤仇转嫁到无辜之人的身上,刘员外已承遭到了赏罚暴毙而亡了,他们就要去转世投胎了,特地过来向元大姑道歉。
元大姑说道:“善恶到头终有报,你们去吧,希望来世碰到一个好人家。”忽然,元大姑就被一阵急促的拍门声惊醒,翻开门一看,是县衙的人。



来人说道:“县令夫人要生产,请大姑走一趟。”元大姑一听有人要生产,也就不敢迟误,坐上那人的马车就去了县衙。
元大姑一到产房,就起头吩咐丫鬟婆子烧热水,拿来棉布,铰剪,不到半个时辰,县令夫人就顺遂地生下一男一女一对龙凤胎,众人皆大欢乐,可这两个孩子却牢牢攥着拳头痛哭不止。
元大姑感觉希奇,掰开两个孩子的手一看,他们手心中都写着几个字:“善恶到头终有报。”看完那字就消失了,元大姑就忽然大白了,对两个孩子说道:“今生你们投胎到富贵之家,好好顾惜吧!”话刚落音,两个孩子就止住了抽泣。
县令都五十多岁了,也算是老来得子,很是的兴奋,孩子满月的时辰大摆宴席招待宾客,元大姑也被请来了。
县令刚把元大姑迎进院内,忽然,就有人来报,说知府大人来道贺了,县令赶紧进来驱逐,那知府大人已经走入院内,只见这人五十多岁,长的是边幅堂堂。



知府大人看见元大姑,脸色突变,忽然上前拉住她的手说道:“娘子,你让我找得好辛劳啊!”元大姑早已是泪眼朦胧,喜笑颜开,众人都被二人的行为惊呆了。
本来这知府大人姓赵,名叫赵家贵,山东人氏,元大姑名叫元春芳,二人本是一对恩爱夫妻,昔时赵家贵进京赶考,家中发生大水,元氏就去都城寻觅丈夫。
走到都城,她听说丈夫中了头名状元,就很是兴奋,可又听说自己的丈夫要娶丞相之女为妻,她为了不影响丈夫前程,就静静地分开了,今后在开封府四周的一个小村子住了下来,一住就是三十多年。
昔时赵家贵考取状元以后,丞相蜜斯见他才貌双全,就对他发生了倾慕之心,确切要嫁给他,可他说家中已有妻子,就拒绝了,当他回到山东故乡时,看到的是满目疮痍,他这才晓得故乡发了大水,村里的人都去逃难了。



赵家贵忘不了妻子,一向都在寻觅她,这么多年来也一向未娶,而元春芳也一向未嫁,众人听了二人的故事,都欷歔不已。
赵家贵和知县是多年好友,明天前来给知县道贺,没想到却见到了自己别离三十多年的妻子,也是喜极而泣。
县令说道:“明天你们夫妻得以重聚,真是可喜可贺啊!又是犬子的百日宴,可谓是双喜临门。”就赶紧请二位入席,夫妻二人相视一笑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赵家贵和元春芳相认以后,赵家贵就把妻子和元婴接到了贵居住住,他又给元婴物色了一门好亲事,风风光光地把她嫁了进来。
元春芳虽然做了知府夫人,但她仍然没有放弃自己的接闹奇迹,仍然做着好事,一年以后,她为丈夫生下了一个儿子,这个家庭总算美满了。
后来赵子贵升到丞相,儿子官升二品,女儿和儿子对他们老两口都很孝敬,二人都活到了九十多岁才无疾而终。



列位看官:元大姑是一个善良又痴情的女子,她听说丈夫要娶丞相后代,就冷静的分开了,在一个村子住下,今后没有再嫁,她为人接生,做了很多好事,终极也获得了好报,和丈夫团圆,又生下了儿子,她的平生虽然坎坷,但终极的终局却很美满。
赵家贵也是一个用情埋头的男人,他忠于妻子,拒绝了丞相家的千金蜜斯,终极夫妻团圆,后代双全,也获得了好报。
文中的白子桦和阿朱是一对苦命鸳鸯,他们的遭受使人怜悯,可他们把冤仇转嫁到无辜的人身上,就差池了,最初被鬼差抓走,好的是他们熟悉到了自己的毛病,放下执念,投胎到了知县的家里,这一世也不会再刻苦了。
刘员外杀戮白子桦和阿朱也遭到了赏罚,暴毙而亡,可谓是恶人自有天收。
本故事与科学无关,主如果为了宣扬官方文化,教人向善。
#中国官方故事系列#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上一篇:看完3部儿童性教育短片,终于知道如何与孩子从容谈“性”

下一篇:乡野故事:山洼村的风流事(100)

sitemap.txt | sitemap.xml | sitemap.html 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助梦故事网 ( 湘ICP备19018941号-1 )

GMT+8, 2022-5-28 14:57 , Processed in 0.420877 second(s), 36 queries 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