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女特务刘四姐杀人过百,游击队乔装日军,牌桌奇妙锄奸

2022-5-12 13:45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260| 评论: 13

作者:老黄有话

1942年,天津汉沽地域化工工人,在共产党的带领下建立了抗日游击队——“民先队”,他们构造和武装大众,前后在离汉沽较远的农村和沿海渔村建立抗日构造,同日军展开了针锋相对的斗争,当地抗日狼烟越烧越旺。

汉沽是宁河一带的重镇,是天津和唐山之间的交通咽喉,驻有日军的一个领事馆。驻守芦台县城的日本宪兵队队长荣木,获得汉沽日特机关(代号1480大队)送来抗日民先队活动的情报后,如芒在背,立即去唐山与下属共谋狡计。



冀东日军司令官渡边在八路军主力军队的冲击下,已到了黔驴之技的境界,只能换汤不换药,责令荣木把宁河县的日特构造“新民会”拾起来,并放置凶险狡猾的女特务刘四姐给“新民会”当顾问,辅佐荣木把田主武装“棍团”构造起来。

这个“新民会”的主干,都是日军入关时,在北京开办的新民学院饲养的一群汉奸喽啰,都是认贼作父杀戮国人的刽子手。

特别是“新民会”的“顾问”刘四姐,经常率领日军、汉奸到汉沽地域推行“强化治安”,搞“三光”,烧杀劫掠。

刘四姐还公然扬言:“姑奶奶在的地方,方圆50里只能看到八路的尸身!”间接或间接被她杀戮的干部战士和大众高达上百人。



日本特务机构练习和饲养了诸多女谍(材料图)

老百姓对她恨得牙根疼,民愤极大。按照下级指示,民先队决议深入芦台县城生擒刘四姐,果断拔掉这个“钉子”。

一天夜晚,民先队员静静来到大陈庄,在队员刘金顺家里召开“诸葛亮”会,抗日民先队政委李太英和同道们一路研讨“虎口拔牙”的战役计划。

李太英说:“同道们,大师都晓得,刘四姐是日特构造‘新民会’的顾问,我们假如从仇敌巢穴里把她捉来,一是可以从她嘴里获得日军的重要情况,二是可以震慑日军和汉奸,使仇敌不敢轻易出来作恶。这样,既能稳固我们的束缚区,又能扩大武装斗争。”

李太英的话,让队员们很奋发。是啊,刘四姐是日军荣木的姘头,一定晓得日军的机密,把她掏来,对日军是一个繁重的冲击。



游击队员

大师摩拳擦掌,精神奋起。游击队的大个子毕洪志一听又要生擒汉奸、特务,忙说:“好哇,该给这个女妖精尝点利害了!”

李太英领会大师急切求战的心情,摊开一张县城的舆图说:“按照城里外线同道供给的情况,刘四姐住在芦台八村中街,新民会就在她家的后院。”

“这条街的东侧是日军1480大队特务机关,西侧是日伪差人署,大约各有一个排的火力。”

“这个女妖精很狡猾,从不单行,昼夜收支都有护兵随着,夜间经常去日军宪兵队和荣木厮混,偶然蹲在家里和汉奸整夜打麻将牌。前后门岗防备森严,生擒刘四姐有一定困难。”

李政委说到这里,刚想让大师出出智谋,急性质老陈插了一句:“政委,强取不可,就来智捉嘛!”

经过大师会商,终究研讨出一个奇妙的作战计划。

初冬的夜晚,冷冰冰的。政委李太英和队员刘金顺、毕洪志、老陈等4人化装成汉沽日特机关1480大队部的特务样子。

他们把子弹推上枪膛,敞开机头,关上保险,枪口朝下插在腰间,大摇大摆地向县城走去。

为了以防万一,4名同道还带上了之前在战役中缉获的1480特务的证件。

到了芦台三姑庙园子,李太英悄悄击掌三声,从不远的一棵大树下,传来三下有节奏的掌声,这是事前规定的,与在城里给新民会做饭的外线老冯联系的记号。



老冯见到李太英,抬高嗓音冲动地说:“接待同道们为民除害!”

李太英握住老冯的手,低声对3个队员说:“同道们!为乡亲们报仇的时辰到了。进街后要大胆仔细,不到万不得已时不准开枪。今夜一定要把刘四姐这个钉子拔掉!”

在老冯的带路下,他们顺遂地绕过敌哨卡,直奔刘四姐的巢穴。

“站住!干什么的?”守门的岗哨见有人朝大门而来,尖声喝问。

“瞎了眼了,我们是汉沽1480大队部的,今晚有要事与刘蜜斯商量。”李太英学着仇敌的声调,果断地回答。

老冯也说:“我有事出门,适值碰上这四位太君。让我领着去见蜜斯。”



抗日游击队员

这家伙斜眼瞧了瞧这四位不速之客,又看了看做饭的老冯,冷冷地说:“皇军和蜜斯有令,凡生人来访,一概查证件。”

李太英把早已预备好的日特证件亮了出来,这小子一看,证件上有1480的章,顿时颔首弯腰地说:“啊,小的有眼无珠,太君请进!请进!”

有老冯带路,纷歧会儿,就到了东厢房刘四姐的寝室。刘四姐的妈妈刘妻子子听做饭的老冯说,汉沽的“太君”请她闺女做客,以为又要去扫荡拿外块了,忙说:“小女正在新民会的贾会长家玩牌,我顿时去叫。”

游击队员刘金顺忙说:“时候不早了,我们一路去吧!”

“贾会长的家就在这院,很近的,太君请跟我来。”说着领李太英等人来到西厢房。



在门口,李太英对妻子子说:“我们下属请蜜斯是去商量秘事,不要嚷得全屋人都晓得。”

又把证件递给她:“这是我们的证件。”

妻子子赶紧说:“晓得!晓得。”扭身进了屋。

李太英忙叫刘金顺、毕洪志作好鉴戒,专等刘四姐中计。

屋里的刘四姐这时正和一伙汉奸打麻将,由于赢钱随手,正在瘾头上,听她妈妈说汉沽的太君请她做客,连证件都没看一眼,便说:“有啥端庄事,深更三更还来请姑奶奶。”

新民会会长贾怀水奉迎地说:“我替姑娘看牌,姑娘进来告诉一下他们,有事明天办,返来玩牌不迟。”

刘四姐也想换一换空气,这才随着刘妻子子出了屋门。



刘妻子子晓得闺女有个脾性,凡是她与汉子在一路时,不准干扰,所以从贾怀水屋里出来,她就回到自己的寝室睡觉去了。

李太英见身穿粉红大褂的刘四姐来到身旁,不等她开口,便低声道:“不准动!”手枪早已顶住了她的后背。

与此同时,老陈用匕首抵住她的前胸说:“你嚷,就成果了你的狗命!”

等她大白眼前几个彪形大汉是民先队时,像触电似的满身颤抖起来,口里不住地念道:“饶命!饶命!”



再说屋里替刘四姐看牌的贾怀水,自从当上“新民会”会长今后,这人抓夫、抢粮杀人、纵火,无恶不作,是日军推行“强化治安”的爪牙。

前些日子,他以平安和办公方便为名,搬进了刘家大院,和刘四姐混得挺热呼。

刘四姐出屋去见客,久久未回,贾怀水无意玩牌,担忧刘四姐真去汉沽,抢了自己的功绩。他那里推测,就在这刘家大院里,刘四姐已成了民先队的俘虏。

他看到刘四姐的皮大衣还挂在墙上,便想借送大衣的机遇,看看屋外的消息。

没想到,他刚走到门口,正伸着脖子往外瞧时,被刘金顺的两只大手掐住脖子,像从鸡窝里掏小鸡似的,把这小子从台阶上拽了下来。

毕洪志顿时用毛巾堵住了他的嘴,随后把他的双手反绑起来。

李太英晓得当务之急,便号令把这两个汉奸带走。贾怀水拼命拖在地上不走,企图迟延时候,等屋里玩牌的汉奸出来解救。

老冯忙用大衣把贾怀水连头带脸裹了起来,他们押着刘四姐和贾怀水穿过前屋正房,来到大门口。



李太英用袖内的手枪顶住刘四姐的后背,低声号令:“出门时就说送贾会长去医院看病,说错一个字,把稳你的脑瓜子。”

守门的团丁一看刘四姐出门,赶紧闪在一旁,站岗的一个伪治安军却睁着两只黑豆眼问:“蜜斯,深更三更地去哪呀?”

刘四姐哆颤抖嗦地说:“贾会长病了,送他去医院。”

工作斟酌周到,办得利索,当民先队押着刘四姐和贾会长绕过仇敌哨卡,分开县城时,刘家大院那伙玩牌出神的强盗,还在骂骂咧咧地争辩胜负呢。

李太英等人押着刘四姐和贾怀水直奔汉沽沿海束缚区,他们一气赶了几十里路,在辛庄庄前一个茶铺里休息。

没想到,贾怀水拼命摆脱绳索,妄想逃窜,李太英手疾眼快,“砰砰”就是两枪,贾怀水马上吃了伸腿瞪眼丸。

刘四姐见贾怀水这个了局,吓得跪在地上直磕头。

后来,刘四姐在束缚区遭到公审,冀东行署司法部分判处刘四姐死刑。



自民先队生擒了刘四姐,处决了贾怀水今后,日军荣木和“新民会”的汉奸惶惑不成整天。抗日民先队威震四方,极大地鼓舞了汉沽地域群众的抗日热情,很多青年积极加入民先队,为冲击日本侵犯者作出了进献。

【深耕战争史,宏扬正能量,接待投稿,私信必复】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上一篇:长城抗战:救国壮举 永载史册

下一篇:黎城县孔家峧村:千余份老账单里的抗日故事

sitemap.txt | sitemap.xml | sitemap.html 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助梦故事网 ( 湘ICP备19018941号-1 )

GMT+8, 2022-5-28 15:22 , Processed in 0.245628 second(s), 36 queries 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