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人自危

时间:2019-04-16 10:22       来源: 未知

  在我们正式回校上课之前的报道,几乎所有借调出去的老师,都听到了我们办公室主任的“威胁”口吻:“你们这些老师回来学校报道能够,但你们必须要看清楚相关的文件。开学以后,你们很可能没有工作岗位安排。到时候,你们可别像去年一样,又哭又闹的啊,到时候找谁也没用的。”

  还没进“家门”就被人当头泼了一盆冷水,心里着实堵得慌:难道真的会这样吗?难道我们这些人真的会没有工作安排吗?

  忧心忡忡地过了好几天,直到那天听到例会上的宣布,这高高悬挂的一颗心,才算放了下来。[由整理]

  虽然最近我们同事借调、外调了不少,可因为离城里比较近,交通也比较便利,还是有几个老师从外校调入我们学校。这样一来,原本就超编的老师,再加上新来的面孔,我们学校严重超编了。哀悼

  清清楚楚记得,当我们还在开例会时候,我身边的同事就问我:“阿清,你还去教务处当干事吗?”当即,我就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:“不,不!我再也不当干事了,我再也不做其他事情了。”

  3年前对表格、报表一窍不通的我,愣是辛辛苦苦、战战兢兢地从头学起,一步一个脚印地一路艰难走来,大概半年后,我已经能够熟练处理各种表格、报表。

  业务上的不熟悉倒也罢了,关键是没完没了的加班、做各种各样的材料,只为了应付我们县里的“双高普九”检查。为了它的顺利透过,我与教务处的一个副主任,我们搭上了前年的整个暑假和几乎所有的周末、节假日,每一天晚上我们都在10点钟以后才能下班回家。其他的正常上班时光,那更是我们铁定的做材料的日子。

  都说“没有功劳,也有苦劳”,我整整为教务处卖命了2年,连校长、副校长都在大会、小会上说我做了很多工作,说我对学校有贡献。

  但,作为整整2年辛劳的回报就是,去年教师节一个能够忽略不计的“校先进”。这些倒也罢了,我这人从来不注重个人名利,但我没想到,“双高普九”一结束,我就被“淘汰出局”了——我被领导、同事门无情地送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——乡政府上班一年。

  一想起这不堪回首的往事,我就对学校冷心,对同事痛心,所以我一次次告诉自我:只要我能回学校,除了上课,我绝对不再做任何事情。因为我不想再次被人当猴耍,我不想再次被人“过河拆桥”。

  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摇头:“不,我什么也不想做,什么也不想当了,我心死了,真的。做再多又能怎样?”

  主任继续做工作:他说他能理解我的情绪,因为他的老婆也一样兢兢业业地工作,最终也一样被“扫地出门”。但,今年的形式不一样了,新校长说了,明年绝对不会再用投票来决定我们的进出了,必须要以考核为标准一刀切,考核偏后的人才出去……

  循循善诱、循循善诱,再加上他是我老公的同学,最后,我无奈地答应:好,我当女生管,但,不是为了学校,是冲着他的面子。当然,更是为了给自我留条退路——去年投票,我没有优势,已经摔倒了;今年要是自我的工作量太少,说不定到时候又……我真的不想自我在同一个地方摔倒2次。

  再说了,女生管对我来说,是轻车熟路的一件事:想当年,我以前不间断地做过5年的女生管,每年都管着200多号人马呢。而如今,整个学校的女内宿舍生还不到120人,而且有5个女生管,这有何难?只但是心境不一样,罢了。

  等我定下自我的工作岗位以后,突然发现同事都在急急忙忙地寻找适合自我的工作岗位:一个同事,去找校长要求上语文课,结果校长告诉她,他有更适宜的人选,她还是继续上历史课吧;一个女同事,想当值日老师,结果,满员了;另一个女同事,我推荐她当女生管,她一犹豫,结果女生管也够了,一下子,她居然就找不到其他岗位了;更有一小部分同事,连一个工作岗位都找不到,就闲着……

  真不明白,明年的这时候,我们要应对什么样的结果?但是,此刻的我心态已经摆正了:没有什么大不了的,在学校,我就认真上课,努力工作;出去也没什么,不是已经出去过一回了吗?不当老师,一样能够活人。

« 上一篇:愿君如初
» 下一篇:写恩典历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