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画的肖像

时间:2019-04-25 13:50       来源: 未知

  许天天今天第一次为成人艺画班做半身肖像的模特,保持着一个姿势一坐就是好久,感觉脖子都快僵了。一年前,为了给她做手术,父母借了一大笔外债,她有责任和父母一起努力还钱。经朋友的介绍,她当了这所书画夜校的模特,白天在蓝天经贸公司上班,晚上兼职做模特。

  8份素描习作收上来,老师当场一一点评。许天天看到自己的肖像画,感到新鲜而有趣。经得老师的同意,她用手机逐一拍下了那些画像。

  翻到最后一幅作品的时候,老师愣了一下,随即轻轻摇头,对一个年轻男子道:“光线处理得很好,线条也漂亮,可惜失真了。”

  许天天也觉得这幅画作中的人不大像自己,但那双眼睛画得极具神采,令她心动。她抬头向男子望去,正好和他的目光撞在一起,竟像磁石般地被吸引住了,好不容易移开了目光,心里不由怦怦乱跳。低头看一眼画作下角的签名,知道他叫覃飞。覃飞似乎也对她很有好感,下课后主动提出送她回家,还与她互留了手机号码。

  第二天上班,许天天把覃飞的画作设成了自己的电脑桌面。看着那些细致的笔触,想到覃飞温柔的目光,她明白,自己对他一见钟情了。

  没过多久,两人就相恋起来,许天天再到他们的课上去当模特时,就好像和覃飞多了一种默契。许天天知道,怎样微微侧一下脸或稍低一点头,能使覃飞从他的角度画得更好。可是,不论她怎样努力,覃飞笔下的她似乎都难合人意,尽管眼睛是那么传神漂亮,但整幅肖像还是不像她。连老师都纳闷地打趣道:“是不是小许太漂亮,影响了你的正常发挥?”

  不过许天天不在意,只要覃飞爱她就足够了。覃飞也真的是对她好,只要有空,不管许天天想去哪里,他都主动陪着她,小心地牵着她的手。特别是每次横穿马路,覃飞都紧紧地拉着她,自己总是站在车流过来的方向护着她,好像她是个容易受伤害的孩子。

  有一天,许天天接待了一个保险业务员。那人看到她电脑上的肖像画时愣了一下,看一眼,又看了一眼。到事情办完要走时,业务员忽然指着那幅肖像画说:“这画的不是你吧?”

  她看过覃飞其他的习作,其实都画得相当不错,能比较准确地抓住对象的特征。可为什么他却总是把她画成另外的样子呢?难道,他并不是因为画得不像她,而是真有那么一个漂亮的女孩?让他心中念念不忘,以至于总是将自己画成那个女孩的模样?

  周末的时候,许天天打电话给覃飞,约他去郊外爬山。可覃飞告诉她说,今天有点事,他不能陪她了,约她下周再一起去。

  公共汽车在路口等待绿灯的时候,许天天透过车窗,蓦地看到覃飞在人行道上走过,低着头进了一家鲜花店。许天天叫他,但他根本听不到。

  到了下一站,许天天跳下公交车往回跑。花店老板告诉她,刚才买花的男子刚走。许天天沿着人行道跑,很快,她就看到了覃飞在人流中忽隐忽现的身影。许天天按捺下自己的激动,悄悄地跟在后面。她相信,她就要看到事实的真相了,如果覃飞果然是用情不专的人,她一定会立刻离开他,她绝不愿意再一次地受伤。

  覃飞走到一段新修补过的围墙前,就面对围墙站定了。许天天奇怪地抬头看,围墙后是一栋6层的普通楼房,难道他心爱的女孩住在楼上?

  覃飞却低着头走近围墙,跪了下来,把怀里的花束立在了墙边。许天天走前两步,越过他的肩看去,只见他在墙根处燃了两支小小的红蜡烛,又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相片,端正地摆在蜡烛中间。许天天凝神细看,不禁啊的一声惊叫起来。

  覃飞闻声回过头来,脸上带着忧伤。许天天轻轻地问道:“她……她是谁?”

  覃飞望着相片上女孩,低声说:“既然你都看到了,那我就不瞒你了……”

  有一天,幼儿园组织孩子们去公园春游。当女孩带着自己班的孩子沿着人行道走时,一辆小货车忽然失控冲上了人行道,眼看就要撞上两个孩子。她不假思索地扑过去推开了孩子,自己则被货车抵在了墙上。送到医院后,终因伤势过重,失去了年轻的生命。

  女友的父母带着她的骨灰回了家乡。覃飞却一直无法忘记她,于是常买了花到女友遇难的地点来祭奠。因女友生前画得一手的好画,覃飞耳濡目染地也爱上了画画。女友去世后,他就拾起她的画板和画笔,踏进了书画夜校的大门,希望以此来纪念她。

  覃飞说:“不知道为什么,那天看到你,看到你的眼睛,我就像看到她一样,眼前全是她的模样……”

  许天天被深深地打动了。她紧紧握住覃飞的手,说:“她在天堂一定能看到你对她的深情眷恋,她也一定会希望你能重新快乐。”

  许天天松开了手,伤感地说:“不,我不是什么天使,我只是在错误的时间错误地认识了你。我们俩本不适合在一起。”说着转身离去。

  一路上,覃飞的短信一直追着她,但她一个字也没回,他打她的手机,她不接。她心里很矛盾:覃飞对逝去女友的深情让她感动,让她看出这个男人的情意深重。可是,想到覃飞是把自己幻想成了逝去的女友来爱,她又很委屈,她怎么能去跟一个逝者争爱!然而,想到就此要与覃飞彼此相忘,她的心里又像被掏空似地难受。

  一年以前,许天天患了眼疾面临失明的危险,急需更换眼角膜。因一时联系不到新鲜的眼角膜,她的父母很着急,而当时的男友看她面临失明的危险,竟然绝情地离开了她。许天天悲观得差点自杀。后来一个车祸死者的父亲主动找来,捐献出死去女儿的眼角膜,她才得以重见光明。许天天的内心充满了感激,牢牢记住了捐献者的名字——柳月。

  许天天还沉浸在回忆中,覃飞在电话里又道:“天天,我是真的爱你,绝没有把你当柳月替代品的意思。你相信我,给我一点时间,我会学着把她忘记。”

  两个月以后,在一个阳光灿烂的春日,许天天陪覃飞去公园里写生。许天天坐在桃树下扬着脸和覃飞说话。阳光斜斜地打在她的脸上,身后是粉红的桃花。覃飞看得呆了,飞快地拿出画板纸笔,说道:“别动。”就在画板上涂抹起来。

  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走过来,好奇地看覃飞画画,一会儿又抬头看看许天天,最后用稚嫩的声音说道:“叔叔画得好像哦!”

  许天天心里一动,朝覃飞看去。覃飞听了女孩的话,停了手中的笔,从画板后抬起头来看她,眼里盛满爱意。

  当初柳月的父亲来看她的时候,曾经疼惜地对她说:“孩子,生命可贵,世上没有过不去的坎。我们把柳月的眼角膜留给你,相信你终究会找到真爱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