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承志:顶峰

时间:2019-04-24 18:26       来源: 未知

  马群拥挤成一团,争先恐后地挤撞着冲进溪水,溅起高高的水珠。这是清一色的伊犁马,清一色枣褐色的、宽胸高背的伊犁马。其实,融雪汇成的溪谷很宽,从哪儿都可以下河。马群可以先啜饮一番,再慢慢走上对岸的石路的,但它们偏偏嘶着、吼着,甩着沾着水珠的长鬃,互相又撞又咬。马群到底是马群,不知道挂镫披鞍,它们自由自在惯了。

  铁木尔勒马站在岸上,望着过河的马群。这条小溪往下流去,就成了大名鼎鼎的巩乃斯河。再往下游走,它还能汇进伊犁河。河水也是自由自在的,象马群一样。他瞟着河里的白浪,懒洋洋地歪在鞍上。

  送马是件痛快的事,因为马群都是精选过的大马,跑起来齐齐的,没有一匹会掉队。铁木尔不喜欢在家里放牧,尤其不喜欢象阿莫尔那样一年年地放羊。放羊算什么呀,那些卷毛的改良羊又憨又笨,绳索抽在背上也不肯跑一跑。他经常教训老实巴交的阿莫尔说,他宁肯饿肚子也不去放羊。放马呢,看起来威风,加登巴当上马倌这些年总是那样张狂。其实你张狂什么?他在心里恨着加登巴。你那一套,他想,实际上也没有什么。去吃硝,去啃盐,怀驹的骡马不能轰赶,象老太婆一样罗嗦。如今草不够吃,到处都在为草场闹纠纷。牧民们把马群叫做什么呢?他嘲讽地想着,黑打草机。其实加登巴那群马大半是枣红的,不是黑的。冬天快来啦,骄傲的马群就要老实啦。他喜欢幸灾乐祸地看冬天的加登巴那副寒酸的样子。你当马倌也不值得羡慕。值得羡慕的只有我,他想。他喜欢这种长途送马的活计,轰赶着精选的马儿跑过半个新疆。他不屑去和牧人们为草场的事儿斤斤计较。在这么宽广的天山草原里,为几口草天天吵架还不如去死。他总是随口打个唿哨,马群就呼啸而去,象一阵风,象一条河,加登巴即使气得咬牙,也只能被他远远地甩在背后。

  铁木尔突然把两只手指咬住,打出一声尖厉的唿哨。胯下的马猛地跃出溪水,向对岸冲去。乳白的水雾高高地扬起来了。

  二百匹高头大马嘶鸣着奔驰。数不清的铁蹄掌在山石上敲出火星。铁木尔粗声地吆着喊着,抡着扎手的硬牛毛套索,抽打着马群。嘿,让狂妄的加登巴为枯草去发愁吧,让阿莫尔围着歪坍的冬窝子和一块冒碱的硝泥地转一辈子吧。他连连磕着马腹,吹着吓人的口哨。马群愤怒地向前奔驰,洪流般涌过一道山谷,又涌过一道山谷。天山这样辽阔,他想,天山象天一样辽阔。让他们咒骂我把马群赶得这么快,让加登巴嫉恨地咒骂我吧。我就是要这么奔跑,在我的天山里游荡。即使将来我能把那美丽的奥伽姑娘娶到手,在一个小湖畔搭起我自己的白色毡房,我也不会象他们那样半死不活地过日子。噢,真的,他神往心驰地想,奥伽——怎能想象她会看着我一天天地、没精打采地跟在羊屁股后头蹓躂呢?象她那样火热的姑娘!

  铁木尔驱着马群,对准了特克斯河的方向奔驰。他喜欢这样纵马,特别是当他想起脖颈雪白的奥伽的时候。父亲总是骂他;但父亲也一生从不放牧,只是背着一支单筒猎枪在天山里流浪。父亲一生中走遍了整条天山,从伊犁到巴里坤,再没有谁象父亲那样熟悉天山了。铁木尔从小听着父亲的故事长大,那都是远在玛纳斯南山、远在神圣的古尔班·博格达的故事,所以窄小的羊圈盛不下他了。马群正抖鬃引颈,整齐地飞驰,象一条自由的河,象一阵自由的风。我能在一个夏天里穿越几个部落的住地,我用几天工夫就能从准噶尔跑到伊犁河以南。铁木尔沉浸在自己的遐思里,他喜欢能在回到家以后给奥伽姑娘讲这样痛快的故事。他喜欢当着人们的面,和父亲谈论千里以外的一口水井。那些围听的牧人当然只好缄默无言。当然他们只能闭上嘴,因为到过那样遥远的地方的,只有我们父子。他很清楚加登巴就因为这个嫉恨他;他也因为这个,从来不把自视骄子的加登巴放在眼里。而奥伽呢,他甜蜜而烦躁地又想起了姑娘的白脖颈来。虽然加登巴总是赶着马群在她家门口吹口哨,可是姑娘也根本不把那家伙放在眼里。奥伽是一团火,夏天剪羊毛的时候,她从早到晚都在快活地笑,弄得整个剪毛场心神不宁。她不喜欢用剪子,总是象男人一样大把地撕下油腻的夏毛。她跑来的时候浑身尘土,满额汗珠,但是笑声却象泉水一样甜。她轻蔑地朝加登巴撇撇嘴,然后就朝我这里跑来。他满足地想着,松松地提着缰绳。有一次,在小河左岸那片茂密的野生林里,她发狂地使劲亲吻他的嘴唇,吻得他的嘴唇疼痛难忍。铁木尔仿佛又感到了嘴唇的疼痛,他把手指塞进干渴的嘴里。锐厉的口哨响起来了,马群突然开始疯狂地骤驰。风儿呼呼响着,大山在两侧急急后退。哦,我的情人,铁木尔费劲地想着姑娘那鲜红醉人的脸蛋,我的情人,我的阳光般明亮的姑娘,他心疼地悄声呼唤着,马群轰轰地驰向特克斯。

  铁木尔不太熟悉这边的路。如果他愿意,可以先跨过巩乃斯河,再从那拉提越过大坂。进入裕勒都斯大草原以后,闭着眼也可以把马群赶进乌鲁木齐背后的大山。但是临行时父亲说,毛头小子!老老实实地顺着这条路走吧!老头子那天喝得醉醺醺的,总是用枪通条敲着他的肩膀。他已经是强忍着怒火坐在毡子上,他总觉得那根讨厌的枪通条下一次就要敲在他的头上。如果敲了我的头,也许我会和父亲扭打一顿的。老头眼睛血红,满嘴乱吼着。老老实实地走那条路吧,胆小鬼全都走那条路,那拉提山口没有雪嘛!……老头在喝醉酒时总是侮辱儿子,他恨透了父亲这个坏毛病。就算你一生里走遍了天山,他想,你也用不着侮辱人嘛。那天夜里他下定了决心,要在深山里闯一条新路给老头子瞧瞧。我要走进峡谷,峡谷里水草都好,马群能保住腿劲。等我把马群送上火车运走,我会回来找你,给你讲讲我走过的祟山峻岭,后来,在小河左岸那片茂密的野生林里,他把自己的决定告诉了奥伽。再后来——奥伽就使劲地亲吻他,弄得他嘴唇生疼。他轻轻叹了口气,又想起姑娘那醉人的玫瑰般的双唇。

  在家乡的夏牧场上,等内地来买马的那三个兽医把两百匹马清点完毕,他就走到父亲身边。他说:“再见吧爸爸,这回我要从您的汗腾格里峰顶上翻过去。”老头气得摘下那条破单筒枪,嚷嚷着要崩了他。但是马群已经快步起程了,清脆的蹄声中夹着他快乐的口哨。在天山里到处都是道路,让马群自由自在地跑吧,别去管峡谷通向什么地方。翻过汗腾格里峰当然是为了气气老头讲的话,因为铁木尔知道,父亲虽然在整条天山里处处肆无忌惮,但却把汗腾格里看成神。老头一提起汗腾格里,浊黄的老眼里就出现一种躲躲闪闪的恐惧神情。铁木尔微笑着摇了摇头,又抡起粗硬的牛毛套索赶路。

  铁木尔总是避开人人皆知的那些大路,边问边走。夜里他住在随便哪个帐房里,请新结识的牧人把自己的马群混进他们的群里一块下夜。晚上他能睡得暖暖和和,早上也能喝上滚烫的奶茶。他打的是这样的主意:在特克斯附近的峡谷里找一条通道,在山里把马群养得又饱又壮,然后突然冲过裕勒都斯大平原。他打算这一回在那片平原上日夜兼程,不是象牧民,而是象古代大汗的骑兵奔袭一样,一直冲到乌鲁木齐市郊的铁道上。特克斯地方水草肥美,四周环抱着绿绿群山,他的脑袋里从小就装满了关于那里的传说。奔跑在这种新鲜的旅途上,一道又一道地突破着地平线的阻挡,这使他精神抖擞,满心愉快。

  这一天深夜时分,他和马群来到了一个三岔路口。远在伊犁河以北时,他就听一个察哈尔人讲过这一带有一座废弃的木屋。那儿本来曾经是一个小林场。察哈尔人告诉他说,那儿也许有畜群驻夏呢,既然小林场废弃了,牧民们一定会去占地方,水草好嘛。此刻他牵着马,望着在深山里埋伏着的这片隐秘牧场想,那察哈尔人猜得真准,瞧这儿草密得听不见马蹄声,厚厚的象铺着绸子。当他找到一户牧包安顿下来时,他心里掠过一丝得意。父亲决不会想到我的马群到了这里,加登巴和阿莫尔之流更是做梦也梦不到这个地方。我要在这个秘密的角落里住上几天,养好马群,然后向东出山。加登巴,你不是一看见我就把马打得象鬼一样跑么。如果想比一场就来吧,我要叫你看着二百匹马怎样冲出山口,冲过裕勒都斯,一直狂奔到乌鲁木齐跟前。铁木尔在黑暗中绊了马,当他躺在木床上,看着那家厄鲁特人的主妇为他掖着皮被子时,他又想起了奥伽姑娘。他久久地想着她,耳际轰鸣着马蹄的震响,他的心里升起着一种攫获前的欣喜。

  第二天,马群果然象粘在草地上一样,动也不动地吞嚼着汁液饱满的草尖和浆果。铁木尔百无聊赖地躺在草丛里,叼着根草棍。青草又软又稠,太阳又热又明亮。他美美地盘算着自己的计划,想象着冲出通往裕勒都斯大平原的山口时的威风情景。

  傍晚的草坡上闪着耀眼的阳光,羊群在阳光里浴着慢慢蠕动。厄鲁特人羊倌走马过来,和铁木尔一块吸了一支烟。铁木尔瞧着分成三岔的山谷,谈起了这里的路径。

  “向东嘛,当然就是你要去的裕勒都斯。”厄鲁特人指着山口,“那边呢,走进峡谷以后,一天就能看见汗腾格里。”

  他没有再说话、默默地含着湿湿的草茎。前方葱茏的松林遮住了视线,他觉察到自己心里正缓缓地涌起一阵潮水。汗腾格里,他想,天之王,天山之王,天山的大汗,整条山脉的传奇主峰。那个羊倌哼着懒散的曲子,走进了那片浴满阳光的草坡,被搅乱的光线闪晃着,象是撩逗着他。他轻轻地咬着那根草,觉得自己的牙齿奇怪地颤着。周身的血液正悄悄地变热,鼓动着心脏愈跳愈急。汗腾格里,父亲的神山,他想,父亲恐惧地崇拜的神山。有一次他用父亲的破枪瞄一只秃鹰,老头突然劈手打开他的枪管。住手!不许对着汗腾格里开火!父亲吼得声音走了调,眼里充满了血丝,他解释说,汗腾格里远在天边呢,但是老头吼得更凶了:住口,你这狗东西!不许把枪口对着神山!他难得看见老头露出那种神情。此刻,铁木尔仿佛又看见了老头的身影,仿佛看见老头正气急败坏地拦着路,端着枪站在那岔路口的松树旁。也许他真会给我一枪呢,铁木尔想,他为什么那样怕那座山呢?为什么一个百发百中的猎手还要那样怕神怕鬼呢?但是铁木尔不敢嘲笑父亲,毕竟有一百多头野猪死在那条破单筒枪前面呵。

  夕阳沉没时染红了一大片云彩,松林和草地都镀上了一层红色。奥伽,这多象你那鲜润的双唇呐,如果你坐在这里,你会怎么说呢?想到这里,铁木尔的心突然收紧了。他知道那个火焰般的姑娘会毫不犹豫地说出什么话。她从井台上走下来时,沉重的大水桶把她坠成了一根弯弯的弓。她的靴子褪了色,被井水溅得半湿。可是她总是高高地挺着她的白脖颈,朝着原野上的骑手又笑又嚷。铁木尔使劲吐掉了那根草棍。心里一片烦乱。真不知道为什么奥伽姑娘就爱上了我,那种爱使人再也没有片刻安宁。于是,铁木尔回忆着那片小河左岸的野生林,在那片树林里,我说:奥伽,我真想——真想把汗腾格里的雪莲花摘下来送你!……铁木尔深深地叹了一口气,站起身来。他从山坡上牵回自己的黑走马。慢慢朝溪水踱去。

  溪水也被落霞涂上了一层红光,黑走马埋头长饮。他朝岔口西面望了一眼,只见参差的松林在暮霭中一片迷蒙。那后面就是传说中的冰峰啦,他想。不知为什么他感到对姑娘讲的情话有些太重。或者,走吧,明天就把马群赶上岔口西面那条路。他觉得自己正在聚起一股狠劲。有什么能难住我呢?我会打着唿哨,冲上那座冰峰。在天山里我怕过什么呢?去吧,去摘下那儿的雪莲花,把它扔到奥伽的怀里。把指头插进嘴里吧,吹一声又尖又响的口哨。他想着,心里燃起了一片野性的火,他的嘴角凶悍地扭歪了。

  可是他清楚地看见父亲的影子。有谁一生中用自制的子弹和短刀杀死过一百多头野猪呢?有谁敢在冬季独自走过通往南疆的冰大坂呢?天山里,没有比父亲更勇敢的猎手了,然而这个父亲却把汗腾格里看成神。他忘不了老头子在讲那件事时眼睛里的恐惧。那一回,我等呵等的就是不开枪,父亲边讲边卷着一根莫合烟。那畜生靠着汗腾格里站着,它想骗我,那畜生!老头的眼睛里闪着兴奋的光。我瞧见——我瞧见那畜生正对着我笑,它对着我笑呢!那畜生!莫合烟折碎了,但父亲还捏着它。那畜生闭着嘴笑,咬着两根弯牙。你想,难道我会上当么?我就是不开枪。等呵等的,手指头已经冻硬啦。后来,那畜生也嫌冷啦,蹓躂着在雪里跺它的蹄子。我看见那畜生慢慢地离开了那儿,它的背不再靠着汗腾格里啦,它张开那个臭哄哄的大嘴打哈欠啦——老头讲到那里时,猛地跳了起来,把莫合烟一摔。我一枪就把子弹打进了那张大嘴,那畜生的半个头都掀翻啦。铁木尔当时惊讶地望着父亲。老头兴奋得眼角挂着泪花,双臂古怪地又挥又舞。那畜生输啦,半个头给打飞啦:你想,难道我会受它的骗吗?我决不会朝着神山开火的!……后来,有一次父亲神秘地把铁木尔唤到一边说,汗腾格里,那是神呐。告诉你,就是靠了它,我杀野猪才象杀羊羔子一样利索。你知道我已经杀了多少了吗?

  月亮升起来以后,岔口附近银光铺地,夜色清凉。他枕着马鞍躺在一株松树下面,目不转睛地凝视着那神秘的峡谷。这样的峡谷他已经穿行了不知多少,从来都是信马驰过,不假思索。他喜爱自己歪歪地骑坐着,风一般穿山而过的姿态。这种骄傲的姿态不知惹恼了多少骑手,所以那些马倌和牧人都帮着加登巴那家伙,不单不对他以礼相待,而且还时常冷言冷语。放羊群的人就更不用说了,他已经忘了是怎样得罪了他们。其实他从来不会有意伤人,他只是惯了。从小他习惯了随着父亲游荡,后来又一次次地这样长途奔驰。这样的生活使他变得总是随心任意,不愿意多费心思。美丽的奥伽更骄纵了他,使他一下子变得自信而好胜,使他再也不把虎背熊腰的加登巴看在眼里,和奥伽在一起的时候,他总是清晰地感到一股新鲜的活力正淌进自己心里。那么疯狂的亲吻,他禁不住地想着,简直是一团可伯的火焰。要是换了放羊的阿莫尔,也许会被吻得哭起来。奥伽,你真是个奇异的姑娘啊,他想,你把人点燃了,那火烧在心里,也许会把一颗心烧成灰烬。所以我冲口而出地说,我要为你去摘那儿的雪莲花。我怎么能不那样说呢,你使我觉得自己强健无比。

  铁木尔冷冷地望着月夜中的山谷,谁是最亲爱的家人,觉得自己的心开始平静下来。去吧,去吧,他暗暗地说,哪怕触犯了父亲心中的神。马群已经抵达山口,“请求转发”和“重定向”之间有什么区别箭已经搭在绷紧的弦上了。他感到四周的山都屏住了呼吸,传说中的汗腾格里冰峰正在寂静中诱惑着他。无论如何,他已经无法摆脱这强大的诱惑了。

  黎明时,铁木尔的马群进入了峡谷。马群似乎知道自己正在背道而驰,通晓人性地不嘶一声。天山阴坡的松林也静默着,没有摇响那水浪样的松涛声。

  他望望前方,树林斑驳地刺破积雪,峡谷白茫茫地还在延伸。雪太厚啦,他捉摸着,虽然到了雪线以上,也不该有这么厚呀。他沉吟了一会儿,然后催着黑走马挤到前面,转身收缰拦住了马群。

  马群开始沿着雪线散开了,贪婪地嚼着原生的青草和灌木中的浆果。又深又密的草丛一直埋到马腹那儿。他扯过马头,高耸的大山已经静静四合。前方的窄谷里,隔年的积雪层层分明。到底是离汗腾格里近了,他想,低矮的小山上也积着这么厚的雪。他又环顾了一下围合着的这道浅山,忽然歪着头笑了。他把帽子扣在脑袋上,再把帽沿朝后一转。他下了马,用力勒紧了马肚带,顺手拍了拍黑走马光滑的脖颈。当他开始催马上山时,先使劲地打了个尖锐吓人的唿哨。

  出发那天,他刚把马群赶出来,奥伽就追上了他。她没有骑马,径直从一道山坡跑下来,正好挡住了他的去路。姑娘跑得气喘吁吁,头巾掉到了肩上。她没有穿靴子,湿漉漉的赤脚在青草地里染上了一层绿斑。铁木尔从马鞍上弯下腰去,捏住姑娘的手。她的小手又硬又粗。整个夏天他都看见她在搓鬃绳,架起三角架用牛粪熏羊皮。后来姑娘把手抽出来,递给他一包炸面饼。当他和马群驰远以后、他远远看见了姑娘的身影,他看见那影子在快活地跳着跑着,奔向剪羊毛的棚圈。一角鲜艳的花头巾在绿色的原野上一闪一闪地飘。

  山坡斜斜地陡立了起来,积雪忽然变得硬了。铁木尔打着马踏上坚硬的雪层,他想着奥伽那粗糙的小手,不觉间心情变得沉重了。

  黑走马奋力地踏破雪层,向上登着。平滑光亮的雪壳被马蹄一块块地弄碎了。铁木尔望着断裂的雪块,心里有些惊奇。没想到这道低矮的小山脊上面有这么硬的积雪,他体会着马腿的劲头想,这样定黑马会出一身大汗。峡谷在这儿变成了一个山坳,一道白色的屏障,低低地蹲踞着,遮住了背后的世界。黑走马是一匹胸肌发达的好马,勇敢地甩着鬃毛,踏开一条扭曲的路。铁木尔咬紧牙关,耸起的身体向前微倾,两脚牢牢地踏紧铁镫。这雪已经埋到马肚子啦,他想,黑走马很快会乏掉的。他盯着黑走马脖颈上流淌的汗水,盯着一块块裂开的雪层,握紧了缰绳。但是父亲,你已经不能再挥着枪通条吓唬我啦,我已经走上了通往汗腾格里的道路。那朵雪莲花用不着送给奥伽,我倒是打算把它送给你,我的父亲。黑走马前进得更慢了,他的脚镫不住地磕碰着拔出雪层的马腿。这峡谷的端头是个避风的缓坡,经年越过坡顶的脊线被风卷来的雪沉积在这里,结成了白茫茫的一层壳。黑走马每一蹄踏下去,都通地踩破一个深洞,然后再用前胸和膝骨把雪撞碎。他看见马身上已是汗水淋淋,背后留着一道深深的雪沟。他解开了领口上的布钮。奥伽。我会把那朵花为你采来,这不是一句玩笑。你使我在那个凶蛮的加登巴面前感到骄傲,我也应当让你在草原上的姑娘们中间感到骄傲。

  黑走马突然直立起来,两只前蹄搭在冻实的雪上,铁木尔就势猛地一提缰绳,但那雪面并不能经受住一人一骑的重压,扑地一声,铁木尔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坐骑齐胸陷进了深雪,只留下一颈乌亮的长鬃露在外面。烈性的黑走马愤怒地暴跳起来,而铁木尔已经跃身翻下马背。他的靴子只在雪面上停了一瞬,随即也噗通陷了进去。他的脸涨得通红,嘴角狠狠地歪向一边。他拉着黑走马跳出了雪坑,又把马拉到雪浅的地方扔下,然后就转身朝着山顶的那道脊线爬去。

  铁木尔两只袖管里灌满了雪。山顶并不高,恬静地横在上面不远的地方,但他没有办法加快步子,只能用大腿推着,用手扒着雪,艰难地开出路来。将融又冻的雪颗粒粗硬,刀割般划着他的皮肤。铁木尔心中怒火冲腾。这么低矮的山,这么丑陋的山也配拦着我吗,他呸地唾了一口。但是他只能挣扎着蠕动。当雪层硬得能承受住他的身子时,他手脚并举,猛爬几步;但是只爬了几步,雪层又轰然坍塌了,他带着一丝难看的笑容,又陷进飞扬的雪雾。两只赤裸的手渐渐变成了青黑色,他无动于衷地瞟着自己冻坏的手,不出声地咧嘴笑着,继续向前爬行。锐利的雪块边缘在小臂上割开了一个口子,他看见一条鲜红的血凝在那上面。他的脑子里已经万念俱空,只觉得那白色的山脊线在前面闪烁。他觉得登上那条脊线并不困难,只要他这么耐心地捱过这烦人的时间。太阳已经西斜,但他觉得自己能在这个太阳下面登上去,他觉得这么干它一次挺值得,因为胜利的荣耀已经近在眼前。铁木尔觉得自己此刻经验十足,他意识到自己正在挑选方向,适当地使用力气。他挤破雪层,用脚在雪里先踩实一个立脚点,然后伸直身体升上一步。太阳在这时完全露出了云层,又黄又柔的光线撤满了山谷,在眼前沿着山脊勾画出一条眩目的银亮曲线。

  铁木尔僵硬的脸抽搐了一下,他的双脚突然踏到了坚石般的地面。雪层中断了,上面是一道镜子般的冰坡。这冰坡只有一人多高,他就要翻过这道可恶的丑陋山坡了。铁木尔伸手死死扳住了波浪般弯曲的冰凌,竭力把麻木的左腿踏稳,然后把提起的右腿向上迈去。

  他象一头死牛般重重地摔了下来。屁股砸在雪面上,深深地嵌了进去。他突然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,笑得眼睛里涌出了泪。笑够以后他又攀住了冰凌。这一次他忍住了一切,铁勾般的手指慢慢地把身体拉上了冰壁。他踩稳了两只脚后,贴紧了冰面又攀了一步,使山脊线靠得更近些。当他终于腾出一条手臂搂住了山顶的一块黑岩石的时候,他抬起头来。于是他的眼睛恐怖地睁圆了。

  眼前一望无际地起伏着一个山峰的海洋。从这条可怜巴巴的小矮山梁向前望去,雪白的山尖紧紧毗连着,浪头一样地向彼岸滚去。他看不见这些雪峰的底部,只见脚下的黑石头正危险地向前通向一派迷的海。挡在眼前的这片雪山之海傲慢又凛冽,铁木尔看着夕阳洒在那上面的金晖,觉得金色的暖暖的阳光正在那儿变成冰冷的银色。那银闪闪的一片迷茫把一切热力都吞掉了,淹没了,冻透了。这雪山的海绵延着,在远处的彼岸化成一片寒冷的白雾。而在那白色的雾里,铁木尔下意识地搂紧了石头——那白雾中正升起着一个晶莹浑圆的蓝色冰顶。铁木尔在看见这座冰峰的刹那间就觉得自己的心已经冻透。强烈的银光在那峰尖上夺目地闪跳着,灼着铁木尔的眼睛,它明晃晃地闪烁着,稳稳地升起着,两翼曳出坚冰的绝壁。铁木尔绝望地搂着石头,蜷起了身子,望着那俯瞰一切的巨大冰山继续在彼岸升起。汗腾格里,天上的王,他心里艰难地喃喃着,觉得自己的心在迅速地冻硬着。不可能,他麻木地想,根本不可能。他觉得那耸入天空的雄大冰峰正朝他逼近过来;把他冻成一个渺小的雪粒。他心里只觉得吃惊和恐怖,只觉得冷得要命。在这逼近的寒冷中,他觉得自己的身体里面有什么东西被冻得折断了。

  太阳露出来了,云层在向下沉淀。万道强烈的光束射在那矗立的冰峰上,终于使那闪耀着上升的冰峰静止不动了。铁木尔挣扎着,拖起疲惫的身体,站了起来。他开始扣紧衣领,重新束好腰带。他发觉自己的手指在激动地颤抖着,心里一片慌乱。不可能,他想着,突然觉得自己的一切都那么凄惨。这件事绝对不能对父亲提起,他想,下山吧,找到自己的马群,这件事我要一辈子都瞒着父亲。这时夕阳挂在了山峦的西方尽头,天空完全晴透了。隔着这片被阳光照得线条鲜明的雪岭的浪头,他看见暴露在阳光中的汗腾格里冰峰屹立在天地之间,晶莹浑圆的极顶和微微发蓝的前裾美丽又残酷。一直到死,我也不把这件事告诉父亲。铁木尔不愿再去望那冰山一眼,他觉得往昔的自己已经在这里被埋葬了,连同着那些刺耳的口哨和散漫的姿(态。现在只有快些下山,趁着太阳还没有落。他仿佛看见憨厚的阿莫尔从羊群里爬出来,朝着他不好意思地笑。马倌加登巴打马掠过他的身边,泥水溅了他一头一身。他慢慢地背着汗腾格里转过脸,融化了的冰凉雪水正顺着他的胸脯下流。我也不会把这事告诉你们的,他在心里悄悄地对那两个牧人说,我要把这件事永远藏在心底,这是我自己的一个永远的秘密。他挪动着沉重的双腿迈了一步,觉得背后那冰峰正用刺骨的寒气催逼着自己。他觉得眼里满是闪闪的晶莹和谈蓝的光点。他咬紧了牙关,在暮色中看准了冰坡上的棱坎。他探出一条腿,踩住了一个牢靠的地方。这时他想起了奥伽姑娘快活的笑声和粗糙的小手,他痛苦地抽搐了一下,使劲地闭上了眼睛。

  下面已是暮色朦胧。在黯淡的雪坡上,黑走马正独自静静地仁立着。铁木尔隐约看见那马儿正朝自己高昂着头。哦,我的黑走马,他心里猛地漾起一阵感动的潮水。再往下可以看见雪线以下的松林,夕阳在那儿灿烂地照射着,弯曲的峡谷里披满了金霞。明天会是个好天气,他默默地想,明天一早就出发吧,把马群赶向裕勒都斯平原。

  他扳住波状的冰棱,一步一步地滑了下来,在雪地上站稳了脚,双手扶着那面镜子般的冰壁。他感觉到那冰在灼热的手指下融化了一点,指缝里渗着一丝细水,他喘息了一会儿,然后就踏着深深的积雪,朝自己的黑走马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