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《母亲》:顿悟单亲妈妈与男友恩爱的那晚,7岁女儿为何“受辱”

2022-5-13 23:07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108| 评论: 15

仁美望着眼前的汉子浦上,终究暴露了一丝满足。那一刻,仁美完全忘记了自己已身为人母,也完全不记得7岁的女儿怜南现在还被锁在门外。
7年前,仁美刚刚生下怜南后未几,她的丈夫就因意外而归天了。万念俱灰的仁美,本想随丈夫一同离去,却被嗷嗷待哺的怜南用哭声,拉回了现实。仁美的眼前早已模糊,她还未来得及看清怜南的脸,就一把将怜南拥在了怀里。
都说女报酬母后则刚,仁美以为自己已经做好了与怜南相依为命的一切预备。却不曾料想,他人的一句冷言冷语,便可以轻易将她打回真相。
由于要一边工作,一边哺育怜南。仁美碰到了史无前例的应战,她没有怙恃看护、也没有朋友帮手,短短几年时候,仁美不但双手已变得粗糙、眉眼间也多了些许黯然。
昔日的同学再会到仁美时,都不由得暴露怜悯的眼光。“单亲妈妈”对于仁美来说,也不再是“铠甲”,而酿成了一种“羞辱”。那一刻,仁美感觉既孤独又委屈,她也想要躲进汉子的怀抱,也想要不再被人看成是不幸的“单亲妈妈”。
恰逢这时,浦上出现了。



他在街边经营着一家酒吧,看似是个手头余裕的个体户,实则却和仁美一样,也是在生活的重压下,苟延残喘的人。
两小我抱团取暖,总好过一小我伸直在凉如水的深夜。正是在这份惺惺相惜下,浦上和仁美走到了一路,并配合过上了“同居”的生活。
但是,这样的连系会有爱吗?
我感觉没有,最少我从仁美的患得患失中,看不出浦上对她的任何爱意。但即使如此,仁美也还是会委屈奉迎,即使浦上一向在危险怜南,仁美也会挑选置若罔闻。
仁美深知,作为母亲,她固然要想法庇护好自己的孩子,不容任何人危险她。但作为女人,仁美也真的很需要汉子的爱和暖和。
因而,这对仁美来说,就酿成了挑选“亲情”?还是挑选“恋爱”?的题目。一边是楚楚可人的女儿怜南,一边是浦上刻薄暖和的胸脯。
仁美想分身却又没法子分身,因而,她挑选了后者。



1、仁美与浦上恩爱,怜南被锁在门外一夜

仁美自从和浦上同居后,就越发感觉怜南成了他们之间恩爱的障碍。所以,常常看到怜南身上平增的淤青和伤口,仁美总是表示出一副很惊奇的样子。嘴上说着:“这是怎样弄的?为什么会这样?”并假装一副绝不知情的样子,实则却心虚得要命,生怕怜南会撕破窗户纸,将浦上凌虐她的水落石出于全国。
那天薄暮,仁美放工后回家。四下找了一圈也没有看到怜南。平日里,怜南只要一看到仁美返来,城市像见到“救世主”一般热情地扑进仁美的怀里。可是,那天早晨,仁美在屋里转游了半天,怜南也没有出现。
“孩子呢?”仁美面朝浦上的偏向,柔声问道。
此时的浦上正坐在电视机前边落拓地看着电视,听到仁美的询问后,他暴露了凶险的笑脸,“你猜!”
仁美不敢猜,由于她已经有了一种不祥的预见。“这是什么?”仁美被绊脚的黑色塑料袋,闪了一个趔趄。
“只是一袋渣滓而已。”浦上头都没抬地脱口而出。



“渣滓?”仁美心生迷惑,便用手提了提塑料袋,才发现自己底子就提不动。
“会是什么渣滓,那末重?”仁美正心里想着,双手便快速地拆开了塑料袋。没想到,怜南却从袋子里冒出了头,“玩玩捉迷藏,我才发现自己出不去了。”
怜南尽力向仁美挤出笑脸,她固然晓得自己被浦上凌虐了,可是她不忍心告诉仁美。由于怜南不想让仁美为此而难过。但很快地,怜南就发现自己错了。面临浦上“玩笑式”的说辞,仁美在意的,却是邻人的看法,正如她说的那般,“下次别这样了,如果被邻人看到,又不晓得要说什么了。”
浦上不以为然,反而对仁美的言语颇具不满。仁美见状,慌忙跪到了浦上身旁,搔首弄姿地想要将浦上的留意力,拉到自己身上,全然掉臂惊魂未定的怜南。直到浦上有了回应,仁美才用500日元,打发了怜南。
怜南不敢打搅仁美和男友恩爱,虽然她又冷又饿,底子就不想进来。可是,仁美的话,怜南又不能不听。万一妈妈厌弃了自己,和浦上跑了,那怜南就真的孤苦无依了。
心想着,怜南便裹上外衣,出了门。那天早晨,怜南在里面逛了很久,幸亏碰到了班主任教员奈绪,才填饱了肚子。半夜时分,当怜南兴高采烈地回抵家,以为会获得仁美的表彰时,却发现,本来仁美的“春宵一刻”,并不筹算让怜南打搅。
就这样,怜南被锁在门外,吹了一夜的凉风。



2、没有母亲撑腰的小孩,实在惨

还记得《灰姑娘》的故事吗?
就是由于灰姑娘没有亲妈,亲爸又不爱,所以她才会被继母凌虐、被两个姐姐欺侮。怜南的处境和灰姑娘差不多,她从小没有父亲,随着仁美这个单亲妈妈过着相依为命的生活。
她们两小我原本过得很幸运,但不晓得从什么时辰起头,仁美就变得不再如之前那般疼怜爱南了。也许是由于缺少怙恃陪伴的怜南,用“任性”倦怠了仁美的心;也许是由于孤单,让仁美想要重新体验做女人的欢畅;又也许是由于旁人的一句,“这孩子没有爸爸啊”扯下了仁美的一切防御。
总之,仁美在浦上眼前,不但没有为怜南撑腰,还经常置若罔闻,默许浦上去欺侮仁美。那天早晨,怜南只不外是由于肚子饿,偷吃了浦上放在桌子上的零食,就被他装进了塑料袋里。嘲讽的是,仁美这个亲生母亲明显看到了女儿受辱,却只顾自己的欢愉。
也许,对仁美来说,怜南真的是她的负担。但既然没筹算做一个好母亲,又为什么要生下怜南呢?
为此,怜南亦百思不得其解。



为了自己的欢愉,仁美已经不是第一次抛弃怜南了。固然,这也不会是最初一次。上一次,仁美为了和浦上“清闲”,在超市买了一些工具后,就将怜南一个7岁的小门生,锁在了家中一个星期。
在这一个星期的时候里,虽然怜南很驰念仁美,也很惧怕单独一人的夜晚,可是她却不敢有任何埋怨。由于怜南不想让仁美失望,她希望妈妈能一向欢畅下去。
此次以后,浦上就搬了进来。
浦上很是不喜好怜南,他经常不明缘由地凌虐怜南,弄得她青一块紫一块、叫苦连天。怜南不外是一个7岁的孩子,她疼、她难熬、可是她却不敢叫、也不敢说。怜南以为,只要自己尽力表示出“欢畅”的样子,妈妈就不会为自己担忧。
可是怜南没想到的是,她这样做换来的,并不是妈妈的“安心”,而是浦上的变本加厉。
人都喜好欺侮弱者,由于这样才能表现出自己的强大。对于生活压力庞大的浦上来说,凌虐怜南,不但能让他宣泄愤慨,更能让他感遭到自己的强健。
3、被亲妈装进塑料袋的那一刻,怜南就真的“死”了

在身材和精神的两重熬煎下,怜南终究笑不出来了。
深夜,怜南赤着脚、含着泪,对仁美说:“妈妈,救救我!救救我!”
仁美固然晓得怜南在说什么,她本想继续假装浑然不知,却被怜南滴落的晶莹泪珠叫醒了最初一丝为人母的柔嫩。
因而,仁美抱着怜南就冲出了家门。那一刻,她不晓得自己该去那里?也不晓得自己能去那里?她只晓得,自己有义务庇护怜南。
但是,仁美懦弱的决心,底子就抵抗不外现实的摧残。街口转角处,仁美看到了自己死去的丈夫。她以为是自己眼花了,便停下脚步,仔细地看了又看。才发现不远处的阿谁汉子正是自己的丈夫。



仁美如获珍宝,正想要抱着怜南冲曩昔,却被丈夫身旁的妻子和孩子吓退了脚步。本来,丈夫底子就没有死,他只是用一场“意外”,逃离了仁美和怜南而已。
这究竟是为什么?
仁美犹记得自己与丈夫的幸运时光,可为什么他要欺骗自己?甚至不惜用一场“意外”抛弃自己和孩子?
丈夫的出现,让仁美对生活失望透顶。她不再感觉自己应当成为一位“好妈妈”,甚至对怜南发生了厌弃。因而,仁美把怜南重新带回了家。这一次,她不但纵容浦上凌虐怜南,还亲身上阵,力图把怜南治得帖服,填补自己多年来单身带娃的各种艰辛。
那一次,只由于浦上给怜南穿上了红色的礼裙、擦上了艳丽的口红,仁美就发狂似地把晚饭倒在了怜南的身上。就连浦上都看呆了,他不晓得仁美为什么会如此残暴?甚至底子就没想到,仁美的疯狂竟是由于把怜南看做了自己的“情敌”。
“情敌?”



是的。仁美把自己7岁的女儿看成了“情敌”。当她看到浦上为怜南涂抹口红时,仁美以为怜南要抢走浦上,就像前夫身旁的妻子和孩子抢走前夫一样,仁美疯狂地以为怜南要抢走她生射中的另一个汉子。
为了以防万一,仁美将怜南塞进黑色塑料袋,当做渣滓扔到了接管站。假如不是碰到了怜南的教员奈绪,也许,怜南就真的死了。
但是,即使如此,对怜南来说,被母亲装进塑料袋抛弃的那一刻,就已经“死”了。
已经,对怜南来说,“妈妈”也是她最初的依靠。只要还有妈妈在,怜南恍如就具有“千军万马”、“三头六臂”。可是后来,怜南才发现,本来“妈妈”是她对美好最深的误解。
仁美作为单亲妈妈,虽然在抚养怜南长大的进程中,会碰到很多艰辛。可是,孩子是自己生的,亦是无辜的,不能由于大人生活的变故,给孩子形成繁重的危险和负担。
究竟上,不管以什么样的形状、或是方式去抚养孩子,底线都是不能去危险她们,或是明晓得她们被危险,却置若罔闻。
高尔基以为,“这世上的一切名誉和自豪,都是来自于母亲”;泰戈尔感觉,“母亲是知己和朋友的完善连系”;纪伯伦曾坦言,“‘妈妈’是这世上最美好的呼唤。”
我感觉说得很对,也真诚地希望每一位母亲都不要让“妈妈”这两个字,成为孩子一辈子的噩梦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上一篇:男人不在家(情感故事)

下一篇:微小说:单亲妈妈和单亲爸爸的爱情

sitemap.txt | sitemap.xml | sitemap.html 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助梦故事网 ( 湘ICP备19018941号-1 )

GMT+8, 2022-5-28 15:06 , Processed in 0.299275 second(s), 36 queries 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