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糜滩 杨仙人及其家属传闻故事搜奇

2022-5-13 21:30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107| 评论: 3



(西部黄河文化走笔丛书·笔记小说卷)

案语

笔记小说,古已有之。历来为重要文化遗产。在文化史上占据重要职位。如干宝《搜神记》;刘义庆《世说新语》;洪迈《夷坚记》、《容斋漫笔》等等……其文史功用兼备。这类作品,史料代价很高,自不必说。然,其又以“小说”名之,则所述内容不能完全当做确史也。小说特点,常常有传闻、归纳、创作,甚至荒诞的成份在其中。基于此,这类作品的可读性、兴趣性必定极强。故,其文化、文娱之功用、代价,常常更胜于史料性也。为读者所爱好……这就是笔记小说的怪异之处。
兹,辑录一组糜滩名门望族杨氏家属之世传故事,以飨读者。此一组故事,具有鲜明的笔记小说特点。读后,请大师多提贵重批评定见。
杨维忠

杨维忠师长,糜滩镇成功村杨家巷道人。诞生于1958年。笔者前未几与地方文化人刘启圣、杨廷栋、甘永同等采访了他。
杨家鼻祖同糜滩大大都居民一样,来自山西。家谱上明白记录:本籍:太原。传至杨维忠,已历14世。
杨家,乃糜滩世传大户人家,人材辈出,文风盎然。著名遐迩的甘肃教育大师苏振甲师长,即杨氏外甥也。其舅杨汝桂,民国年间为一方豪绅,积极出资、出力,襄助苏振甲于1933年,在坝滩庙建成“糜滩小学”。此,糜滩历史上第一所正规小学也。之前,糜滩地界多私塾,无正规黉舍也。昔时,若无舅氏杨汝桂大力支持,苏振甲筹办糜滩小学宏源,则必失也。杨汝桂,杨维忠族叔也。
杨维忠师长学历不高,一向务农。上世纪六、七十年月生活困难期,他还出门要过饭……家里揭不开锅,奶奶一气之下,将祖先遗留的供桌,及供桌上物件甩落于院子地上……供桌上有先祖戴官帽照的相,香炉等。其太爷杨守白曾是清末五品官武官,曾威震一方。奶奶埋怨说:先人吃不饱饭,祖先再光荣,有屁用!可见,昔时家境温饱拮据甚焉。盖,阿谁时辰,家家如此,忍饥受饿,时代特征也。
杨维忠近年出格爱好古玩、文物之汇集、挖掘、整理,颇出神,以致如痴如醉。此举,很是同业所称道。明显,其祖传文化遗风之影响,甚焉……我等一行,亦传闻其名,一路拜候而来也。
杨维忠虽说文化水平不高,然很健谈,对于自己搜求的宝贝逐一展现,并频频讲授之。笔者感受收获很多。



杨维忠与祖传之物


杨十三顷的传闻

杨十三顷之传闻,事关杨维忠五世祖杨守白。
杨守白生于道光三十年(1850),卒于民国十二年(1933)。同治五年靖远城大屠杀之际,杨守白16岁,被其父杨世甡连夜促其坠城逃离,有幸躲过此难。然,糜滩四周仍然不服静,屡有逆贼扫荡乡下。居民时聚时散,生发生活遭到严重影响。时,壮丁皆习武自保,杨守白亦加入之。久之,练就一身高明技艺。后,贼人停息,杨守白招考兰州省会乡试,居然高中武举第四名,获得武举人头衔。自此,步入武官行列,交战四方。成为五品武官。最初,朝廷赏赐其十三顷地,为其俸禄。此十三顷地,大要位置就在坝滩杨家巷道一带……以笔者之见,此地,应当非朝廷赏赐。而是,杨守白做官多年,武官俸禄颇丰,家资殷实,最初斟酌养老,遂出钱在糜滩故乡购买所得也。
杨守白的府邸最初也建造于此。听说,府邸门前有上马石,门口有双虎头,此只要五品官职位刚刚有此结构资历。可谓门第鲜明也。
杨守白遗留有“武魁”匾,扳指、五品白宝石顶戴圆珠等物,以及穿官服相片一帧。
上述,杨维忠、杨廷栋所亲述。



五品武官杨守白(1850~1933)







杨维忠凭记忆所绘“武魁”匾原貌


乾隆时代太师椅及别的



杨维忠家藏几件古物,其中,就有一对古色古香的太师椅,听说为清乾隆时代之物。太师椅古朴粗糙,感受很结实。其中一个椅子,右侧扶手跌落,然,跌落扶手部件仍在,略略修复,即为完整之物也。
笔者测度,此物若真,则代价连城也。
考证杨维忠祖上,有杨三荣者,此公诞生于乾隆四十三年,即1778年,曾是朝官。殁后归葬糜滩坪,其墓碑上刻有双龙,可见品级之高。现,此碑被靖远县博物馆收藏。盖,这一对太师椅传自此祖之手也。
此外,杨维忠手里还存有1953年,靖远县政府糜滩五区所颁布的:“杨氏地盘证”。另有县长欧化远、魏仰峰等大印之印章。
别的,还有民国期间各类方单,官方俗称:约。林林总总,大要十数件。此方单,皆于薄如蝉翼般宣纸上写就,稍略不甚,即撕裂损坏也。此物能存之本日,实属不易。可见,杨维忠绝对故意人也。他人,则早将其当渣滓处置了。惟其将此等噜苏物当宝贝。根基常识,这些工具都是重要文物,收藏愈久,愈珍贵。
杨氏,大户人家,旧社会地盘买卖频仍,故遗留此方单多多也。笔者之家属,此方单则无片纸。可知,祖上地盘买卖成交几为零也。这也从一个侧面反应落发族昔日之盛衰状态……



杨三荣墓碑正面描摹图





杨三荣遗留之乾隆太师椅





束缚早期的地盘证





民国方单





民国方单





民国方单




杨仙人的古怪故事



杨仙人为杨维忠五世祖,也就是其曾祖父之父也。名讳:杨世甡。查阅家谱,其生卒年为:嘉庆十八年(1813),同治五年(1866)。
杨世甡学问高深,特别擅长医学,曾在县城开药铺,为城乡居民售药、医病。渐渐申明鹊起,成为靖远那时一代名医。据杨维忠师长回忆,祖传之说,杨世甡曾给某县官做外科手术,去掉一瘤……至此,名声大噪。因而,县官赠其一匾,曰:华佗在世。题字者,为台甫家。或谓范振绪。笔者对此持异议,范振绪乃后代之人也。杨世甡卒年1866年,范振绪生年1872年。由此看,范振绪为其题字,绝不成能。当是谣传。题匾,当还有其人。这人,必定为靖远那时大书法家也。
笔者同时疑其手术一事,那时,能做手术,即为神医也。杨维忠师长说,祖传之说如此……笔者以为,其医好县官疑问杂症的能够性较大,以此,遂被县官奉为神明。而其能做外科手术,甚至去瘤,似不大能够。那时辰,若做手术,必定也是简单的割破扁桃体放脓,或是,去除脓疮之类小术而已……扁桃体炎,常见病。糜滩官方俗称之曰:胡胡肿了。
杨世甡因医术高明,故得仙人之名。外,其人行迹亦极为怪僻离谱。听说,盛暑之日,其穿羊皮袄出没,完全不惧暑热。而数九冷天,其则穿夏日单衣,来往城乡之间……同时,以此装束常常出诊看病。反季节之穿着打扮,真是奇异、怪异之极也。此等行为,似乎只要仙人方可做获得,而凡人则绝对做不到。故,时人皆视之奇人、神人也,感受不成理喻。还传闻,其赶路前来之时,必有神风伴之……真是神乎其神。杨仙人之名,由此得之,并名震遐迩也。
同治五年,即1866年,不计其数的反贼围攻靖远县城,城池危矣。城内居民汹汹然。杨仙人闻之,从糜滩乡下急返城邑。因其家属老小多口俱住在城内也。城破危机之时,杨仙人将宗子杨守白用老土布从北城门吊下来,让其星夜渡河返回糜滩杨家巷道故地……至此,居城之家人悉数被屠,独活杨守白一人。杨守白时年16周岁。
同治五年靖远城屠杀之惨,众人皆知之。不再赘述。
笔者希奇,既然杨仙人有仙人之名,似可预知出亡也,何至如此哉?杨维忠等,莫可答焉。故,笔者揣测,仙人之名,盖官方以其行举荒诞,或医术高明而名之。然,料事如神,趋利逃难之猜测神术,杨仙人则不具有也。不具有此术,仙人之名,则减损多矣。似乎有点名存实亡。
此为乡下传闻风趣故事,真假各半,然,很有可读性。其史料代价不敷,然文化文娱代价不菲。故,记录于此,成心义。



下滩村黄、万不分之说



糜滩镇下滩村之万氏家属,乃一方望族也。其祖万世勋,明代万历年间曾辅佐巩昌府监收厅同知吕恒修凿永固渠,由中卫来到靖远……至此,其家属遂落户于糜滩、三滩等地。万氏本籍,听说为南京某某巷。
民国期间,万氏家属著名流有:万廷栋。此公曾任靖远县百姓党党部书记长。1948年还曾被选为伪“国大代表”,前往南京选举蒋介石为总统……束缚后居家务农。其为进步民仆人士。还有,万民和,束缚前曾任宁夏马鸿逵手下副军长,少将军衔。束缚后曾持久任宁夏自治区政府参事室副主任,民革主委等职。
黄家,本籍福建,后迁山西,明代大移民时,又从山西迁移至靖远。分家糜滩、陡城等地。糜滩黄家,也是名门望族,历代人材辈出。笔者的曾祖母,外家就是黄堡黄家。糜滩人世传:金公筑拜(加土旁),黄公然渠。黄公,黄堡黄氏某祖先,曾在开凿糜滩永固渠工程中,有殊勋。故有此传闻也。
杨廷栋言,自己乃万廷栋外甥,万、黄两姓为下滩村两大师族,相互几百年通婚、联婚,甚至“借子还孙”,相互顶门,交换房头,是故,有“黄万不分”之说。
笔者所知,陈家拜有“陈杨不分”之说,碾子湾有“缪武不分”之说。此外,还有“乔武不分”之说。甚至还有“史王不分”之说。等等。糜滩各地在曩昔光阴里,分歧姓氏之间过继、顶门事频频发生,乃是常见现象,故,此说完全可信。反应了一种旧时代同性顶门、过继的历史风俗现象。



糜滩杨家巷道杨氏族谱


糜滩坪“黄河紧密水准点”疑云



糜滩西坪,有一奥秘地标,埋在地下,不知何年何月,以及何人所为也。亦不知其具体功用何在。然,此物亦重要之物也,必是有关构造丈量地盘,甚或黄河之用物。
杨维忠师长说,数年前,自己受雇于人,在此打磨地盘,用翻耕机耕作,蓦地,发现机械下面有石块硬物……遂辍耕检察之,竟看到一奥秘之“潘喜坪黄河紧密水准点”坐标。其上签名是:丁型黄委会第27号。杨维忠大疑之。遂报告文物、水利部分。有关职员摄影、填报材料、数据后,又封土再埋之。杨维忠言,坐标上倒扣两只碗,似古物,碗下面烧过冥币纸灰。有一回民,时在侧,颇大胆,乘人不备,将其中一碗拿去,后,居然买卖买卖,获得数百元群众币……另一碗,则仍埋地下。
该坐标何用?测度,能够与丈量黄河方位、长度等有关。笔者初以为能够系康熙时代产物,康熙朝曾花费巨资、人力探秘黄河泉源,及丈量黄河长度……然,有“黄委会”字样,则否认之也。
笔者查阅材料,黄委会乃近、现代产物。最早建立于1946年。最初叫做:冀鲁豫束缚区治河委员会。束缚后改称:黄河水利委员会。简称:黄委会。这是全国性质的“黄委会”。
笔者克日曾采访过黄湾中村的91岁的万得明师长,旧社会,他曾是黄河筏子客、海员,在黄湾摆渡为生。后,被甘肃省水利厅“黄委会”招募去,曾在永登水文站工作10几年。1962年,下放城镇生齿,其托故回归故乡……万得明所说的“黄委会”,则是甘肃地方性的。这说明,在民国期间,甘肃地方政府就曾有设立过这样的构造。
据上述材料,可以以为,此坐标乃是民国甘肃政府的“黄委会”所设备。其具体功用何在?临时没法探明。
然,值得一提的是,该坐标将西坪的地称号为:潘喜坪。此何意耶?有点耐人寻味,未知其意。难道糜滩西坪,在官方水利材料中,其称号是潘喜坪?此,一谜也。留待后代解读之。
杨维忠按照记忆,绘制了外形图。笔者查阅,此图颇形象。此,真故意人也。



杨维忠凭记忆所绘“黄河紧密水准点”图




粮台故地



杨廷栋者,杨维忠族侄也。时年70岁,亦富有地方文化情怀之人,热情地方人文材料的汇集。凡闻有奇迹者,辄跃跃欲试前往考查、探讨之。精神可嘉。
杨廷栋言,据自己所知,自己故乡祖上住地,即坝滩杨家巷道一带,清代曾有粮台设立于此。粮台,盖类本日粮库也。曾有马车运输队,通往平凉等地。说明,此粮台储备粮,与平凉、关中有关。然后,粮台之粮,又辗转远走河西、新疆,资以保卫边陲军需之用……似乎,此为大清粮道转运中继站也。固然,此粮台也可视之战备、储备粮之总库。靖远周边如果有战争军需,则供给之。如果发生大饥荒,亦以此粮施助哀鸿……
真如此乎?未可确知。然,大略如此吧。可谓八九不离十。
克日,笔者与碾子湾村民闲谈中,也得悉此处粮台的诸多信息。谈起话题,碾子湾老人中熟知粮台者,甚众。令笔者惊讶。说明,此粮台,影响颇大,著名度颇高。其中有中共地下党地下联络员詹学信先人,说及粮台,言,1932年春夏水泉叛逆时,詹学信作为糜滩当地人,给叛逆兵透风报信,说粮台看管兵丁仅四五人,义兵遂旋风般袭来,将食粮掠取一空,转移他方……百姓党政府侦知此信,起头在碾子湾故乡缉捕詹学信……
上述信息表白,粮台在民国晚年,还曾在此存在着。其具体消失年月,暂不成知也。猜测,能够于束缚前夜废除。所以,年老者,尽知之。而束缚后诞生者,少有知之者也。



杨廷栋师长




顶戴宝珠与扳指、药秤等



杨维忠家属祖传遗物颇丰,有些遗物不在他手,在此外亲房本家手里。然,此等遗物却被其拍录照片、视频等,存在手机里。此际,其给笔者等逐一演示之。
扳指。有一枚扳指,为黄色、肉色相间的玉石制物。这枚扳指的仆人,乃是杨维忠的曾祖父杨守白。此物套在大拇指,用来搬射弓箭……杨守白为清末五品武官,武举身世,平生处置行伍战事。故,遗留此物,一般也。
顶戴。有一颗白宝石顶戴,圆圆一颗珠子,为杨守白官帽顶戴。先人曾给其提坟,发现官袍等物无缺。特别官袍分外结实,竟撕扯不烂。杨维忠如是说。而其顶戴珠子,则被某先人拿走……笔者考查清代顶戴官制,白宝石顶戴,品级在五、六品之间。官位不大不小,按明天论之,地、市、厅级也。杨维忠说,晚年,家藏还有“帽盒”一物,四四方方,刚刚能放下官帽。近年则不见也。帽盒一说,碾子湾武学林先人,亦常说之。武学林亦清末武官,抗击同治贼乱有功,获授五品顶戴。顶戴珠子与杨守白千篇一概。不外,杨守白外出异乡做官多年。武学林则居守乡下,不曾远涉也。武学林年龄也长杨守白一、二十岁,可视为大辈也。由于,1866年,反贼攻打靖远东城门甚急,武学林一枪射中贼首,以此获功名也。此时,武学林当是三十四五岁年数,正值盛年。而杨守白此时,十六岁……
总之,“帽盒”之说,可见,在糜滩、碾子湾官方传播甚广。见之者,多也。
匾额。杨维忠说,曾祖父杨守白还遗留一块匾额,上书:“武魁”二字。克日,笔者六世远祖武学林之直系先人武连怀师长,也证实此说。由于,他与杨维忠系表兄弟,其母,为杨家姑娘。武连怀幼时转姥姥家,亲睹过此匾。此匾曾高悬大门之上……由于他年幼,最初不熟悉“魁”字,与同伴皆呼为之为鬼字。迷惑,“武鬼”何意耶?以为不吉祥。此,识字不多,所闹笑话也。
话说这匾额上“武魁”二字,却是有来历,有讲求的。听说,杨守白在同治贼乱停息后,曾在省会兰州考中乡试第四名举人。因其名次超前,故,敢以“武魁”居之。此匾究竟由谁所题赠耶?现已不成详考。这块庞大匾额于文革破四旧时代,一向由族人摘下来私藏秘置之,躲过了文革破坏。近年,所藏某族人由于吊水泥根底,要盖新屋子,一时缺料,竟将此匾当做“壳子板”利用,遂毁之。殊胜惋惜。
药秤。杨维忠五世祖,名讳曰:杨世甡,乃杨三荣之子,杨守白之父。首要活动于清道光、咸丰年间。为靖远那时名医,家里开设大药铺。其申明远播,买卖兴盛。官方称其为:杨仙人。其遗留一药秤,装在一琵琶状盒子里,可谓精美。笔者在视频里亲睹之。
上述等物,皆重要文物也。事关糜滩地方人文之盛事,兹录于此,期冀传以后代也。



杨守白遗留之扳指、顶戴宝珠


2021年6月6日辑录于平地陋斋




作者简介

武永宝,1963年诞生,甘肃靖远人,1985年结业于西北师范大学历史系。获历史学学士学位。大学结业后曾在新疆乌鲁木齐市财会黉舍教书5年。后,调回甘肃白银工作,曾持久处置白银市平地区的下层档案、宣传、文化等工作。别离担任各部分的负责人。现为甘肃省白银市作家协会副主席,白银市官方风俗文化研讨会副会长。
著有收集长篇小说《独石记》,在起点中文网推出。长篇小说《黄河远上》,由作家出书社出书刊行。中篇小说《虎豹口》《西部国风》等,颁发于《飞天》《大师》等杂志。创作取向以反应靖远、平地地区内的黄河文化、黄河人生为主。其中,中篇小说《虎豹口》为其顶峰代表作,曾被某中国作协会员、某地作协主席剽窃反复颁发于《红岩》杂志1998年6期,以及收录进其2005年出书的中篇小说集《无羽之鸟》。收集上关于该作者剽窃《虎豹口》的词条信息有几十万条之多。别的,反应黄河筏子客保存状态的中篇小说《西部国风》,获甘肃省第二届黄河文学奖、白银市凤凰文艺奖一等奖。北京等方面有关文化公司曾屡次筹划将《西部国风》拍成影视剧……总之,《黄河远上》《虎豹口》《西部国风》被媒体誉为西部黄河文化三部曲。
近年,创作了二三百万字的西部黄河文化题材的散文、漫笔,以及纪实文学等。为西部黄河文化的宏扬、传布作出了一定进献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上一篇:民间故事:黄石仙公的传说

下一篇:帝舜九耕历山的传说

sitemap.txt | sitemap.xml | sitemap.html 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助梦故事网 ( 湘ICP备19018941号-1 )

GMT+8, 2022-5-28 15:42 , Processed in 0.364324 second(s), 36 queries 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